aad678c87392.gif

大德魯伊的女婿居然會是頭牛?

f68033b8b885.gif

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蓋瑞受了重傷還慘遭部落的追兵團團地包圍,

為了保護身旁心愛的女孩,他說什麼都一步也不能退。

「我說…你就別硬撐了,你現在光是站著就已經非常吃力了吧?」

那個叫做雷姆‧熊嚎的獸人戰士嗤嗤賊笑著,

因為不管是以什麼方式,只要能宰掉名聞遐邇的鐵蹄勇士,

他明天一定可以登上奧格瑪日報的頭版頭,也許還有一張臉部大特寫呢。

「雷姆小狗熊,你什麼時候廢話這麼多了?要打就上啊!

可是,蓋瑞這時卻使出了他的拿手得意技-『嘲諷』! 

「你還真是死鴨子嘴硬!看我怎麼殺了你!」

明顯地被他的言語給動搖的獸人,揮動手上那把巨錘,

朝著那有如風中殘燭的牛頭人打出狠狠地一記『致死打擊』

「咦?」

原本以為勝券在握的雷姆,下一秒鐘卻已經頭下腳上的倒栽蔥『種』在了地面上,

他完全沒看到眼前這個大個子是怎麼樣放倒他的。

「你要和我打,可能還早二十年…」

蓋瑞用他那龐大的牛腳蹄子,

在躺在地上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愚蠢獸人的臉上補上了一招『戰爭踐踏』

「怎麼樣?還有誰要再來送死的?」

看到這個大塊頭居然不費什麼工夫就殺掉了自己的隊長,

剩下的兩百名士兵也都不敢輕舉妄動了。

「一群飯桶!什麼事都要我自己來嗎?」

突然之間,部隊的後方傳來了一聲粗曠豪邁的聲音。

「地獄吼酋長,真沒想到您會御駕親征啊。」

就算實力堅強如蓋瑞,也不敢保證能贏得了面前這個英雄後裔。

「誰叫我的手下個個都那麼不中用呢,現在還來的及,
快點殺了那個夜精靈女人,我就不再追究你的罪名!」

看到蓋瑞剛才展露的身手,激起了卡爾洛斯的愛才之心,

他不忍親手殺死這麼一個厲害的部落勇士。

「辦‧不‧到!」但是,那個牛頭人男子卻絲毫不領他的人情。

「那真是太可惜了…」

那位皮膚暗紅的獸人戰士取出了自己身後的戰斧,看來事情已經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了。

「雪莉…等一下我衝鋒上前之後,妳就立刻變身獵豹然後隱身逃走,知道嗎?」

知道這場決鬥自已並沒有勝算,蓋瑞悄悄地用精靈語向身旁的少女交代著。
「嗚....不要!我才不要自己逃走哩!」

女孩知道這個溫柔的男性一定是又要犧牲自己替她爭取脫逃的時間。

「乖!妳要聽我的話!」

不管已經哭得唏哩嘩啦的少女,蓋瑞舉起手上的斧頭,衝向了那個曾經是自己統帥的獸人。

「喝啊!」兩人的武器碰撞擦出了激烈的火花,

這個牛頭人居然能夠接下自己全力的一擊,這可是讓卡爾洛斯他的心中大吃了一驚。

「好小子!你果真有兩下子!真希望能和沒有受傷的你再好好地打上一場,但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但是,部落戰帥果然還是略勝一籌,他使出了全身的蠻力踢出一記膝擊,

冷不防地把蓋瑞踹倒在地上,眼看他就要再給那無法反擊的戰士最後一擊。

「不要!要殺就殺我吧!」可是,一個矮小的夜精靈少女居然撲到了蓋瑞身上。

「雪莉!妳這個傻瓜!」
看到那女孩竟然沒有聽從他的話自己逃走,這讓牛頭人戰士的心情實在十分複雜,

不知道要高興她沒有絕情地丟下自己,還是要難過這下子他們兩個人現在都要死在地獄吼的戰斧之下了。

「回應吾之祈禱吧!聖潔的自然神靈啊!成為不可視之枷鎖,捕縛汝之手足吧!颶風術!」

但是一旁突然有個神祕的聲音,詠唱著魔法阻止了卡爾洛斯的行動。

「瑪法里安!你終於出現了!」

獸人戰帥雖然暫時失去了身體自由,但是他仍然惡狠狠地瞪著森林的深處。

「地獄吼,我可不能讓你對我的寶貝女兒出手啊。」

那裏走出了一個長著大鬍子的男性夜精靈,他就是傳說中曾經拯救世界的大德魯伊--瑪法里安‧怒風。

「果然,那小妞就是你的賤種!」

用力掙脫了颶風術的阻礙,卡爾洛斯再次進入了備戰狀態。

「獸人啊,你以為可以戰勝自然的力量嗎?回應吾之祈禱吧!
聖潔的自然神靈啊!從禁錮的束縛之中解放出來,成為吾之僕從吧!」

他一詠唱完法術,四周的樹木都變成一隻隻的樹人,那個數量甚至比在場的部落士兵還要多。

「瑪法里安!你…」

雖然已經知道自己沒有勝算,獸人戰帥卻還是拉不下臉傳達撤退的命令。

「讓我把他們兩人帶走吧,我們沒有必要在這裡打得兩敗俱傷!」

大德魯伊他果然還是不喜歡戰鬥,如果能夠以談判的方式解決那當然是最好的。

「哼!我一定會回來報今天這個仇的!」

卡爾洛斯撂下了狠話之後,率領著士兵們返回了奧格瑪。

「爸爸!」一看到危機解除,雪莉她馬上衝上前抱住了那個夜精靈英雄。

「呵呵…夏塔莉莎,妳讓爸爸好擔心啊。」

而那傳說中的德魯伊也非常慈祥地撫摸著女孩的頭。

 「爸爸!你快幫蓋瑞哥治療啦!他受了重傷!」

少女拉著瑪法里安來到了牛頭人戰士的身邊。

「怒風先生,您好!」

蓋瑞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只好先向那個偉大的夜精靈問了聲好。

「你們的事情我都從夢境之中看到了,謝謝你救了我的女兒。」

大德魯伊蹲下身來,向他表達了自己由衷的謝意。

「我知道這個時機不太恰當,但我還是要請你在兩個選項之中做出選擇。」

可是,他身為夜精靈的大德魯伊,當然不可能接受自己的女婿居然是個牛頭人。

「第一個選項是,既然你現在已經回不去部落陣營了,所以我們夜精靈願意收留並提供你庇護。」

 「爸爸!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聽到瑪法里安肯幫助蓋瑞,雪莉忍不住開心地抱著他粗壯的手臂撒嬌。

但是!從此之後,不准你再見夏塔莉莎一面!

果然,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更沒有什麼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大德魯伊提供援助的條件就是要拆散他們兩人的感情。

「爸爸!」嚇了一跳的少女拉扯著父親的手肘,根本無法接受這種條件。

「第二個選項呢?」
牛頭人想都不想就提出這個問題,看來他完全不考慮選擇第一個選項。

「你可以試著從我面前強行帶走我女兒,而且從此之後,聯盟和部落陣營也都將與你為敵!」

講完這句話之後,那個大德魯伊眼中迸射出強烈的殺氣,

似乎已經進入了備戰狀態,早就失去戰鬥能力的蓋瑞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呢?

『為什麼偉大的領袖都喜歡逼人做這種怎麼選都錯的選擇啊,
首先是卡爾洛斯,現在又是瑪法理安,我真是受夠了!』

那位戰士的心中懷抱著強烈的不滿。

「我要選擇第三項選擇!」
一如當初,牛頭人又選擇了對方沒有提供的答案。

「第三項?」絕頂聰明如瑪法里安都無法理解他所謂的『第三選擇』。

「那就是我不需要你們夜精靈的任何幫助!」

頑固的戰士拒絕了大德魯伊的優渥條件。

「不然你是想要在這與我一戰嗎?」

瑪法里安不相信眼前這個滿身瘡痍的牛頭人,可以有任何勝算打敗自己。

「而我也不打算帶你的女兒私奔,帶她回去故鄉達納蘇斯吧!

蓋瑞也不打算打這場幾乎必敗的戰鬥,何況不論是誰獲得了勝利,

那位純真的少女都將在心中留下永遠無法抹滅的傷痕。

 「蓋瑞哥!」
以為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的少女,臉頰上不禁流下了兩行淚水。

「所以!你沒有理由妨礙我和她之間的任何感情!」

對這個不擅表達情緒的牛頭人來說,要鼓起講出這句話的勇氣,

可是比要和伊利丹及阿薩斯戰鬥還要困難百倍。

「雪莉!妳就在達納蘇斯等著我去迎接你吧!」

說完了這句話,蓋瑞用他那粗糙的手掌,溫柔地拭去她柔軟臉龐上的淚水。

「蓋瑞哥!」感動地情不自禁的女孩,一下撲進了牛頭人那寬闊的胸膛裡面。

「雪莉…妳該跟妳父親回去了…」

當自己抱著她的這個時候,

這個靦腆的戰士終於了解了之前胸口不暢快的原因是什麼了。

正當蓋瑞想要推開懷中少女的這個時候,

沒想到雪莉突然踮起腳尖在牛頭人那厚實的嘴唇上輕輕地啄了一下。

 「這可是人家的初吻!蓋瑞哥你可不准隨便變心唷!」

露出了小惡魔般的微笑,夜精靈女孩轉身走向了自己的父親。

「人小鬼大的傢伙…」一面目送著德魯伊父女離去的背影,

他一面用手指輕拂著唇上剛剛被少女親吻的部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