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每個英雄都有一段傷心的往事

f68033b8b885.gif

距離蓋瑞和雪莉兩人離別,大約已經過了一年左右的時間,

隨著死亡之翼‧奈薩里奧的勢力逐漸擴大,

繼天譴軍團來襲之後,艾澤拉斯再一次陷入了恐怖的危機之中。

但是,在這個非常時期卻出現了一個十分神祕的戰士,

他接二連三地搗毀了好幾處暮光之錘的據點,

可是聯盟和部落陣營都不知道這號人物到底是誰,

所以大家都管他叫做--『暮光獵手』 

這個時候,在冬泉谷的深山之中有一座粗製濫造的鍛造工坊,

一個長得十分高大的牛頭人正在以手上的槌子,

揮汗如雨地用力敲打著砧板上那已經燒得火熱的不明金屬塊狀物。

沒錯,那個人就是曾經貴為部落陣營英雄,

如今卻為了一名夜精靈少女,淪為對統帥暴行犯上、十惡不赦的通緝犯-- 『蓋瑞‧鐵蹄』 

因為身為罪犯而無法隨意購賣武器和防具,所以他索性自己製作專屬的裝備,

雖然品質沒有他當初留在奧格瑪宅邸裡的高級,但是也算是聊勝於無了。

突然,強壯魁梧的戰士停下了他手邊的工作,因為工坊外面來了一個稀客。

「咱終於找到你了,瑞。」

的身後不知何時已經站著一位無論是長相或身材都絕頂完美的妙齡血精靈女子。

「堂堂銀月城城主夫人,怎麼會有時間來照訪我這個犯罪者呢?」

相較於對方親暱的態度,蓋瑞卻是用一副十分冷淡的表情來面對。

「瑞,咱當初會離開你真的是有所苦衷的,更何況洛索瑪‧賽隆跟咱已經分手了。」

沒想到眼前這個血精靈竟然會是蓋瑞的前任女友,又或者應該說是他苦澀的初戀。

「那麼妳現在是到底是以什麼樣的身分來找我的?舊情人嗎?妳應該聽說了我早就已經心有所屬了。」

既使面對著如此美麗的女姓,牛頭人男子的語氣依然不帶著一絲絲情感。

「那是當然的,你和瑪法里安的女兒的事情,整個艾澤拉斯都已經吵得沸沸揚揚地。」

女子這時候的眼神中似乎流露出微微地失落感。

「所以…妳究竟為何而來?」

蓋瑞現在只想趕快讓這位曾經背叛自己的女性從面前消失。

「瑞,咱沒事就不能來見見你嗎?」

看來這位高等精靈還沒有對於自己的前任情人死心,好像還想來個死灰復燃、斷藕再續。

「在和雪莉相遇之後,我已經了解到自己以前其實並不愛妳,
那是因為妳無法使我產生那種苦悶的感覺,就算是現在只要一想到她,我的胸口就會隱隱作痛。」

但是,看來這個純情的戰士已經被那甜美地臨別一吻給徹底擄獲了。

「咱早就知道這件事,只是不想去面對罷了。」

血精靈那張嬌媚的臉龐顯露出一抹悲傷的神色。

「所以,如果今天妳只是來敘舊的,我必須請妳回去了,艾塔莉西亞‧逐日者公主殿下。」

沒想到,蓋瑞的口中這時候說出了一個驚人的名字。

「銀月城現在已經危在旦夕!瑞!拜託你和咱一起回去幫忙咱的同胞!
你不是說你永遠都會站在咱這一邊嗎?」

那名女性激動地抓住了面前前任男友的手臂。

「沒錯…我的確曾經說過…」

這句話似乎喚起了那位牛頭人沉重的回憶,

那是在他還沒在黑暗神廟與伊力丹‧怒風一戰成名之前的事情了…

距離今天六年前的一個夜晚,有位雖然衣著破爛但卻仍不失美麗端莊的女性血精靈,

正搖搖晃晃地走在奧格瑪的街頭上,似乎受到什麼打擊而顯得相當地失魂落魄。

「小妞,妳一個晚上多少錢啊?」

一旁有個猥瑣的遺忘者盜賊還以為她是出來賣的,竟然上前來向她搭訕。

「無恥!居然敢侮辱本公主!

那女子就是艾塔莉西亞,這時候她正因為同父異母的哥哥

『凱爾薩斯‧逐日者』在外域的所作所為遭到了牽連,而被銀月城的同胞給趕了出來。

「公主?哈哈…就憑妳這身打扮?」

當然那個死人骨頭不會相信這種說法。

「哼!無賴!」

高貴的公主怎麼受得了這般侮辱,當場就賞了那盜賊一記耳光。

「妳這賤女人!竟然敢動手打本大爺!」

被遺忘者馬上就掏出了自己收在腰間的匕首打算要給這個高傲的血精靈一點教訓。

「嗚啊!」

但是,他卻突然被一隻大手掌抓住背後的披風給提了起來。

「可以請你不要對柔弱的女性動手好嗎?」

而那隻手掌的主人就是年輕的蓋瑞‧鐵蹄,這時候他剛好路見不平,所以就拔刀相助了。

「你是誰啊!快放開本大爺!」

那盜賊不甘心當眾出糗,而把刺擊的目標改成了自己身後的那個高大牛頭人。

「喝!」

說時遲那時快,蓋瑞揮出一記左鉤重拳,這下子差點沒把那死人的醜陋下巴給揍飛。

「你給本大爺記住!」
扶著自己的臉頰,那個被遺忘者連滾帶爬的逃離了現場。

「我叫做蓋瑞‧鐵蹄!你可以儘管記牢一點!

牛頭人戰士似乎一點也不在乎被這種小嘍囉給怨恨,

而他又怎麼想得到在五年後那個盜賊居然會又為了另一個女性,再次嚐到自己拳頭的滋味。

「妳沒事吧?」

蓋瑞走進了那個素昧平生的女性血精靈身旁,溫柔地詢問著她。

「收束在吾之手,衝天的紅蓮火焰!化為赤色的兇彈,將汝給燃燒殆盡吧!火球術!」

但是,那位女法師不但不領他的情,還使用魔法來攻擊他。

「啊!妳在做什麼?」

那名被恩將仇報的戰士好不容易狼狽地閃開了朝自己飛來的那龐大火球。

「咱又沒要求你來幫忙!多管閒事!」

撂下了這句話,那女子繼續地向道路前方走去。

「真是個怪女人!」

自認倒楣的蓋瑞拍了拍盔甲上燒焦的痕跡,然後轉身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