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一段六年前的事實真相

f68033b8b885.gif

 

蓋瑞和麗娜兩人開始在奧格瑪展開了恩愛的「新婚」生活,

升官之後薪水增加不少的部落英雄還在精神谷買了一棟新房子,

甚至決定放棄刀口舔血的軍旅生涯,去當個鍛造工具的普通鐵匠。

但是,這樣的美好日子卻只持續了兩個月。

一天,正當麗娜一個人在奧格瑪市集購買今天晚餐的材料時,

有幾個身穿鮮紅色鎧甲的血精靈聖騎士擋住了她的去路,

曾經是公主的她一眼就看出那是『銀月城血騎士團的禁衛隊』

「洛索瑪大人,您找咱這個平民女子有何貴事呢?」

而他們只會為了一個人的命令而行動,那個人就是─『現任銀月城城主』

「艾塔莉西亞公主殿下,您真是別來無恙啊!」

果然,騎士的身後站著一位披掛著豪華盔甲的血精靈男子,而他正是「洛索瑪‧賽隆」

「咱已經不叫做那個名字了!咱也不會回去銀月城!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麗娜非常明白這個偉大的首領來這裡找她的目的,只是為了「逐日者」這個姓氏。

「那可不行啊,我怎麼知道妳會不會一時興起,
跑來和我角逐這個我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城主寶座呢?」

對於這個心胸狹窄的男人來說,艾塔莉西亞‧逐日者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威脅。

「所以呢?你不是已經把咱給流放出城了嗎?」

血精靈女子不禁想起了那一段悲傷的過去。

「是啊,誰知道竟然又讓妳誤打誤撞地解決了伊力丹,這下子情況又不可同日而語了。」

銀月城城主並不否認當初艾塔莉西亞會被流放都是自己所搞的小手段。

「所以…現在你想要怎麼樣?」

麗娜知道她再說些什麼也都沒有用了,這個男人腦中早就已經有了他自己所盤算的詭計了。

「真是快人快語呀!公主殿下,我要妳成為銀月城新任城主夫人!」

沒想到,洛索瑪此行徑是來向艾塔莉西亞求婚的。

「辦不到!咱寧可去死也不要嫁給你這敗類!」

血精靈女子的脾氣雖然因為和蓋瑞相愛而收斂許多,但在這情況下也忍不住破口大罵了起來。

「哈哈…我就知道會是這樣,所以我已經派人去找妳那個「老公」動了一些手腳…」

雖然被狠狠地拒絕,但是他的臉上依舊掛著一抹微笑,懷中掏出了蓋瑞總是隨身攜帶的軍徽。

「你這卑鄙小人對瑞做了什麼?」

一聽到心上人居然因為自己而陷入危機,麗娜也終於失去了以往的冷靜。

「如果妳願意和我前往銀月城的話,我就會告訴你他的下落。」

洛索瑪的嘴角笑得更加地燦爛,因為他知道…大魚上鉤了。

經過一段不算長的旅程,銀月城城主帶著『未婚妻』到達了他自己的宮殿,

但是有個令人感到非常意外的人物已經等候在那裏了。

「泰德!你怎麼會在這裡?」

血精靈女性沒想到會見到這位好久不見的朋友。

「艾塔!妳真的來了!真是太好了!」

一看到自己所愛的女子,那盜賊非常高興地上前握住了她的纖纖玉手。

「哈哈…妳以為我是怎麼知道妳人在奧格瑪的呢?」

洛索瑪得意地看著面前的兩個人,說出了那讓人毛骨悚然的暗示。

「泰德…你…竟然…」
冰雪聰明的麗娜馬上就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對不起…艾塔,我真的是太過於愛妳了,
所以才會向那個男人提出了這個交易…跟我走吧!艾塔!」

拉住了那柔軟的手掌,夜精靈盜賊打算要離開這個地方。

但是,一旁的禁衛軍騎士卻上前攔住了他們兩人。

「洛索瑪!你想要違背誓約嗎?
我們明明說好只要告訴你公主的下落,你就肯讓我帶著她離開的!」

天真的男人大聲地向眼前的血精靈首領抗議著。

「我沒說你不行這麼做啊?但是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向你們兩人說,關於蓋瑞‧鐵蹄的事情。」

那個男子還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

「你還沒告訴咱你把瑞給怎麼樣了?」
前任公主十分激動地詢問著她所最在意的問題。

「算一算時間,他現在應該人在斯坦索姆了吧。」

洛索瑪卻說出了匪夷所思的答案。

「託那個正直笨蛋的福,我只需要派幾個部下到他面前告訴他─
『我看到艾塔莉西亞公主被天譴軍團抓到東瘟疫之地的北方城市去了』,
而那個蠢豬居然就傻傻地相信了,大老遠地跑去救一個根本不在那裏的愛人。」

血精靈首領得意的陳訴著自己那個邪惡的計畫。

「洛索瑪你這個渾蛋!我們早就講好不准傷害蓋瑞的!」

悔不當初的泰德衝上前想要攻擊那個卑鄙的惡棍,但是卻被一旁的騎士們給壓制在地面上。

「呵呵…而且我的部下只說要替那個傻瓜找友軍支援,他就笨笨地交出了自己身上的軍徽,
這是打倒伊力丹才得到的嗎?不知道這次他能不能一個人戰勝天譴大軍?」

又拿出了自己用來欺騙麗娜的徽章,洛索瑪把它丟到地上之後,再狠狠地踩碎。

「你這個小人…」

知道蓋瑞正深陷危機之中,血精靈女性的眼角流下了晶瑩的淚水。

「喝啊!」

突然間,被制伏的夜精靈盜賊手中撒出了一把奇特的粉末,

一瞬間,整個房間都被強烈的光芒給覆蓋了。

「是致盲術!這個可惡的小賊!別讓他趁機救走公主!」

摀住自己被刺得發痛的眼睛,銀月城城主命令部下擋在艾塔莉西亞的前面。

「別管咱了!快去救瑞吧!拜託你!」

知道泰德無法帶著自己逃出衛士的追捕,麗娜淒苦地大聲地叫喊著。

等到宮殿裡的人們好不容易恢復了視力,那個夜精靈男人卻早已經不見蹤影了。

「算了!只不過跑了一個小賊,他又能有什麼作為呢,好了…公主殿下,我們該進入正題了!」

雖然不甘心被那個盜賊給脫逃了,但是洛索瑪他的邪惡計畫依舊要繼續進行下去。

「我的銀月城血騎士團隨時可以出動前往斯坦索姆去拯救那個牛頭人,只要妳肯答應我一個簡單的條件。」

他提出了一個讓麗娜無法拒絕的要求。

「你…要咱嫁給你嗎…?」

前任銀月城公主顫抖著說出了這個令人絕望的答案。

「只要訂下婚約就好,光是這樣『逐日者』的名號就足夠平息所有想要拉我下城主位子的聲音。」

對這個愛慕虛榮的男人來說,血精靈一族的王位就是他的一切。

但是,就算只是作假的,艾塔莉西亞仍然無法忍受自己必須要和這個恬不知恥的渾球成為未婚夫妻,

她低頭沉吟著沒辦法馬上答應這個條件。

「就在妳猶豫不決的時候,那個愚蠢的傢伙也許就已經被碎屍萬段了喲。」

但是洛索瑪可不會再讓她有任何拒絕的機會。

就在這個時候,完全中了銀月城城主狠毒奸計的蓋瑞‧鐵蹄已經被成千上萬的食屍鬼給團團地包圍著,

全身上下都佈滿了傷口,失血過多的他連手上的巨斧都快要握不住了。

「麗娜…再等我一下子…」

雖然是這麼令人絕望的情況,這個堅毅的戰士仍然沒有放棄救出自己心愛女子的希望。

「喀!」那個已經累壞了的牛頭人卻沒有注意到,

一隻食屍鬼正從自己背後的地面上爬了出來,準備給他一個致命的『驚喜』

「喝啊!」

可是,一隻不知到哪裡來的飛刀卻搶先刺穿了那個天譴軍怪物的頭顱。

「泰德!」

聽到食屍鬼絕命時的慘叫聲才轉過頭來的蓋瑞,見到了那位曾經與自己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的戰友。

「來吧!蓋瑞!我們再來較量一次!」

雖不能理解彼此的語言,但是夜精靈盜賊那個大拇指反轉向下比的動作,代表著─『遊戲開始』。

「好吧!」

蓋瑞也豎起了大拇指表示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Let`s  GO  Party!」

身手矯捷的夜精靈男子一個跳躍翻滾,就來到了兩隻發呆的食屍鬼背後,

他雙手的短劍猛然一送,立即刺穿了怪物們的背脊。

「一、二,兩隻了!」

沒有停下那飛快的腳步,泰德的左手比出了代表二的手勢。

「哼!」

但是,那強壯的牛頭人戰士用盡全力揮出了一記『旋風斬』

把想要接近他的四隻可憐的骷髏戰士給砍了個粉碎。

「一、二、三、四,我四隻了!」

數著腳下那幾個破裂的頭殼骨,蓋瑞的右手手指比出了表示數字四的意思。

「呿!我才剛開始熱身呢!」

從懷中掏出了三把飛刀,盜賊用力地把它們擲向了正在天上盤旋打算伺機而動的石像鬼群。

「一、二、三,我還是領先的!」

那神準的技術果然射殺了三隻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悲慘倒楣鬼,泰德興奮地比著七的手勢。

「劍刃風暴!」

但是,不愧於他那部落英雄的名號,牛頭人使出了自己的『壓箱寶』來應戰,

這下子一旁的天譴怪物都不一倖免地化為齏粉。

「一、二、三…好像是二十五隻的樣子!」

蓋瑞他轉得暈頭轉向,根本分不清楚已經殺了多少蜂擁上前的敵人了

「可惡!你犯規!」

明明知道對方聽不懂他在講甚麼,夜精靈男子還是大聲地提出了抱怨。

就這個樣子,這一場『殺戮遊戲』整整持續了長達有半個小時之久。

「呼…你現在殺了幾隻了?我是兩百五十隻!」

氣喘吁吁又負傷累累的泰德比出了成績之後,接著指向了自己身旁的那個大塊頭。

「兩百九十九…」

體力早已到達極限的蓋瑞手上比出遙遙領先的分數,

但是在他們兩人身邊還是圍繞著殺之不盡的天譴軍團士兵。

「讓‧我‧來!」

突然間,一隻巨大的憎惡縫補怪走到了他們的面前,使得現場的狀況更加地凶險了。

「可惡!」

英勇無敵的戰士首先衝鋒上前,準備要殺那個大隻佬一個措手不及。

「喀擦!」可惜的是,他手上那把斧頭卻禁不起這麼激烈的長期使用,居然就這樣子應聲折斷了。
「去‧死‧吧!」

當然,那隻體型龐大的怪物可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用力的揮下了他手中的鎖鏈,蓋瑞根本來不及閃避這可怕的危險招式。

「我才不會讓你傷害我朋友!」

這時候,泰德卻跳了出來代替他承受了這足以致命的攻擊。

「不!泰德!」

而這個來不及反應的牛頭人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好友,被敵人幾乎攔腰給劈成兩段。

「喝啊!」

已經命在旦夕的夜精靈盜賊,從懷中拿出了自己暗藏已久的『絕招』─工程學手榴彈!

然後,他用力地把它扔進了那龐然大物的嘴巴裡面。

「轟隆!!」一聲巨響之下,憎惡縫補怪那個沒有什麼大腦的頭殼就這樣被炸翻了。

「你沒事吧?」

蓋瑞攙扶著滿身鮮血的摯友,不顧自己現在還身處於戰場,

非常擔心地詢問著他的傷勢。

「塊頭這麼大的…應該算五十隻…這下子是我贏了吧?」

沒想到泰德居然說出了幾句不太標準的牛頭人話,

原來他早就瞞著蓋瑞偷偷地學了部落的語言。

「沒錯,是你贏了…」

那牛頭人用痛苦的表情點頭表示贊同。

「你也許…聽不懂…我在說些什麼…但是…我一直當你是
…自己…不管在這個…或是另一個世界永遠…最好的朋…」

話還沒有說完,夜精靈男子就閉上了那沉重的眼瞼。

「泰德!!」

蓋瑞大聲地吼叫著已逝好友的名字,臉頰上留下了兩行男兒淚。

但是,一旁的天譴軍怪物可不會給他時間去悲傷,仍然紛紛湧上前打算吃掉那兩個可口的食物。

「麗娜…看來我就到此為止了…對不起…」

正當戰士放棄了生存的意志,打算追隨朋友的腳步前往黃泉路再會的時候,四周卻傳來一陣盔甲的撞擊聲。

數千人以上的血精靈聖騎士,摧枯拉朽地將那些元氣已傷的不死怪物們一隻隻地通通給解決掉,

而在那些鮮紅色的鎧甲之中,站著兩個身著華麗訂婚禮服的男女。

「麗娜!妳沒事!太好了!」

雖然無法弄清楚現在的狀況,但是,他仍然非常高興能夠看到戀人能夠平安無事。

「哈哈…你這個蠢貨!你以為尊貴的逐日者公主會真的喜歡上你這個低等生物嗎?
她已經和我這個銀月城城主訂婚了!即將成為血精靈一族下一任的城主夫人!」

站在麗娜身旁的男人,果然就是洛索瑪‧賽隆。
「他是騙人的吧!回答我!麗…」

蓋瑞實在沒辦法接受這個令他幾乎悲痛欲絕的說法。

「咱是艾塔莉西亞‧逐日者公主!你這下賤的傻牛不要隨便亂叫!」

忍著眼角快要奪眶而出的淚水,她知道如果不說出身旁男人滿意的答案,

他就會命令手下當場殺死自己的畢生摯愛。

「就是這樣!快滾吧!垃圾!我暫時還能饒你不死!」
十分得意的血精靈首領總算是願意放走那個牛頭人,而沒有趕盡殺絕。

「我知道了…祝你們永浴愛河…」

抱起了泰德殘缺的屍體,蓋瑞轉身離開了這個傷心地,

既使遭到愛人無情的背叛,他還是祝福著她能過著更美好的生活。

「瑞…」

看著那高大的背影漸漸地離去,麗娜的淚水終於忍不住潰堤了。

時間回到了六年後,依舊在那冬泉谷的深山之中,

艾塔莉西亞總算能夠跟蓋瑞坦承那個埋藏心中已久的祕密。

「瑞…抱歉…咱被囚禁了六年,才好不容易找到機會逃了出來,
一直讓你承受著那麼痛苦的回憶…真的很對不起…」

淚流滿面的血精靈公主露出了一副如釋重負的表情。

「不!這六年來最痛苦的應該是妳才對。」

但是,牛頭人戰士早就已經原諒了她,像當年一樣輕輕地用手掌拭去了艾塔莉西亞臉頰的淚水。

「蓋瑞…拜託你!咱不要求能回到你的身邊,但是,請你從暮光之錘手上救救咱的同胞吧!」

握住那個令她無比安心的寬大手掌,血精靈女子誠懇地求助於眼前這個自己仍然摯愛的男人。

「暮光之錘?又是洛索瑪那傢伙在搞鬼嗎?」

就算艾塔莉西亞不要求,以蓋瑞的個性根本不可能放著這種事情不管。

「他居然鬼迷心竅想要投靠黑龍王麾下,以求能讓自己永遠統治著銀月城!」

畢竟還是身為一族公主的女子,實在無法放任自己的同胞誤入歧途。

「好!我們走吧!那傢伙還欠我好幾筆帳呢!」

拿起熔爐裡剛鍛造好的武器,前任部落英雄再次投入了艾澤拉斯的戰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