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誰將是銀月城的新主人?

f68033b8b885.gif

 

正當雪莉她們還在乘坐著哥布林飛船的時候,另一方面,

蓋瑞帶著公主殿下卻已經先抵達了銀月城門前,但是身為通緝犯的他究竟該要如何進城呢?

「要是咱還能使用法術的話…就能直接以傳送門魔法來進城了…」

艾塔莉西亞之前遭到囚禁的時候,身上被洛索瑪給施以了魔力禁制的術式,

所以現在根本無法施展任何有關精神能力的技能。

「沒關係的…我們還有另一個辦法。」

蓋瑞握住了那因為緊張擔心而顯得冰冷的纖纖玉指,居然大搖大擺地從正門走了進去。

「瑞!這樣血騎士他們會馬上來逮捕咱們的!」

血精靈女子並無法理解身邊這個總是傻呆呆的男人到底是發什麼神經病。

果不其然,他們在城裡面才走不到五十碼的距離,就被身穿鮮紅色盔甲的禁衛軍包圍了。

「蓋瑞‧鐵蹄!你這個罪犯!還不快束手就擒!」

帶領著部隊的血精靈聖騎士,用手上的長劍指著面前那個明明身處險境,但是表情仍然一派輕鬆的牛頭人戰士。

「大膽狂徒!你們知道我身後這位就是『銀月城主的未婚妻─艾塔莉西亞‧逐日者公主』嗎?
還不快點讓開!可別妨礙公主前去會見城主大人啊!」

沒想到蓋瑞他竟然將計就計,利用這個虛假的婚約來達到進入宮殿內的機會。

「可是,城主大人並沒有命令…」

少了直屬長官的指示,身為隊長的聖騎士一時之間也無法做出決定。

「咱可是有重大的事情要稟告陛下,要是有所耽擱了…你們個個都人頭落地也難償其罪!」

聰明機伶的艾塔馬上就舉一反三,配合著開始演出了起來。

「屬下知道了…可是蓋瑞‧鐵蹄他可是個罪犯…」

既然無法阻止公主進城,至少總不能連那個通緝要犯都讓他通行無阻吧。

「這個人他和咱要報告的事情有非常重要的關聯,你們不相信咱所說的話嗎?」

貴為公主所下的命令,區區一個近衛隊長當然不可能去提出任何質疑的。

「不!屬下不敢…屬下這就替公主殿下您帶路。」

有了近衛隊長的引導,兩個人總算是到達了端坐在宮殿寶座上面的洛索瑪‧賽隆面前。

「艾塔莉西亞…我聽到妳逃走的消息,就知道妳會去找那個低等生物!
都已經過了六年多,妳難道沒有一絲絲地覺得做我的城主夫人也不錯嗎?」

全身散發謎樣黑色氣息的銀月城城主,惡狠狠地看著那個從自己身邊逃走的未婚妻。

「一‧點‧也‧不!」

血精靈公主一字一句地清清楚楚地說著。

「我這個高貴的血精靈統帥又有哪一點比不上那個滿身毛皮的未進化物種了?」

洛索瑪始終不肯相信自己花了六年多的時間,卻仍然是徒勞無功。

「全部!你連瑞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過!」

但是,艾塔莉西亞終究還是深愛著這個每次都肯為了自己去上刀山、下油鍋的勇士。

「夠了!妳不用再說了!從現在起妳已經不再是我的未婚妻了!衛士們!把他們兩個通通都給我拿下!」

惱羞成怒的血精靈首領下令他的部下展開攻擊。

「等一下!」

可是,那個一直沉默不語的牛頭人終於開口了。

「我記得高等精靈法律規定: 『王族擁有向自己認為不適任的攝政王提出以決鬥來爭奪統領的資格!』
  ,應該是這個樣子沒錯吧。」

想不到蓋瑞居然知道這些精靈族的法律規定,想必是在來銀月城的旅途中偷偷做了一些『功課』

「哼!沒錯!那麼說…公主殿下如果您要和我較量的話,我可以隨時奉陪!」

明明知道艾塔莉西亞無法使用魔法,洛索瑪還是竊笑著裝出一副正大光明的模樣。

「你這小人!咱就算不能用魔法,還是可以打敗你的!」

被他那得意的態度而激怒的公主忍不住想要衝上前去,
不顧自己如果不能施放魔法的話,其實就跟一般人沒有甚麼兩樣。

「那正好!本人正好是艾塔莉西亞‧逐日者公主的丈夫,
換句話說…就是血精靈王族的駙馬,這樣夠資格挑戰你了嗎?」

牛頭人拔出了腰間自己鍛造的單手短劍,
再舉起了背上的自己融煉的盾牌,他完成了作戰之前的準備工作。

「瑞!你知道這麼做代表什麼意義嗎?」

上前抓住了蓋瑞的手臂,艾塔莉西亞擔心地看著面前這個高大強壯的男人。

「我知道…我做出了自己的選擇…『老婆大人!』我一定會打敗這個渾蛋的!」

輕撫著那張和六年前一樣俏麗依舊的臉龐,牛頭人向前走到了大殿中央。

「你以為我會怕你這隻低等生物嗎!」

抽出了腰帶上那隻華麗長劍,洛索瑪一個箭步跳下了那張豪奢的座椅。

「廢話少說了!」

揮動著手上的劍刃,既使是面對著奎爾薩拉斯攝政王,蓋瑞仍然是毫無畏懼地衝鋒向前。

「我會讓你後悔居然敢挑戰我!纏繞在吾之雙掌,
宇宙奧妙的秘密!化為衝擊的波動,擊潰汝之靈魂吧!祕法震擊!」

那個卑鄙的血精靈從手掌射出了法術,他壓根就不打算和那個大塊頭近身搏鬥。

「喝啊!」

但是,那戰士舉高了盾牌硬是接下了這一記強大的攻擊,可惜因為法術的威力實在是太過於強大,

他左手上那面臨時趕工的壁壘被狠狠地震了個粉碎,但是蓋瑞他卻並沒有絲毫地減慢自己的腳步。

「怪物!去死吧!」

快要被敵人近逼到了肉搏戰的距離,那個高貴的血精靈也只能夠準備用力劈下手裡的長劍。

「喝啊!」

牛頭人知道手上那把粗製濫造的短劍無法和銀月城名刀相互抗衡,

於是突然把自己的武器擲向了洛索瑪那隻為了揮劍而舉高的右手。

「呀啊!我的手!」

這記精準的攻勢竟然將那銀月城主人的右手掌連同他的武器一起砍了下來。

「可惡…纏繞在吾之…」

失去武器的血精靈首領只能再次詠唱起了攻擊魔法,但是,蓋瑞那高壯的身影已經來到他的眼前。

「吃下裝填了我憤怒的一擊!」

牛頭人戰士那顆砂鍋大的拳頭,重重地敲打在洛索瑪那張俊俏的臉龐上面。

「嗚…我不可能會輸的…」

鼻血直流的奎爾薩拉斯王者仍不死心地也想出拳反擊,

但是他怎麼可能在格鬥戰裡贏得了蓋瑞‧鐵蹄這個超凡戰士呢?

「這是為了你害死泰德的份!」

巧妙地低頭閃開了血精靈那記軟弱無力的左鉤拳之後,

一招凶狠的肝臟殺法在洛索瑪那未經鍛鍊的腹部炸裂,這讓他彎下腰來只差沒把早餐給吐了出來。

「然後這是為了你囚禁了艾塔六年的份!」

對著雙手抱著肚子不住哀號的血精靈,
所露出的帥氣下巴,蓋瑞使出了他的看家本領─『西部野牛式金臂勾』  

粗壯的右手臂猛力揮舞之下,那瘦弱的高等精靈在半空中翻轉了兩圈之後,

沉重地摔在了宮殿大廳的地板上面,就這樣子一動也不動了。

「這樣應該算我贏了吧…」

擦了擦額頭微微滲出的汗水,牛頭人仰望著四周那一群鴉雀無聲的禁衛軍將領們。

「參見銀月城城主暨奎爾薩拉斯攝政王─ 『蓋瑞‧鐵蹄大人』 !」

然後,那些識時務者為俊傑的聰明精靈們都紛紛地跪下向自己的新主子行禮。

「咱的夫君,這下子該怎麼辦啊?」

公主苦笑著走近了那位兩度假冒自己老公的大個子,挽住了他壯碩的臂膀。

「真的很抱歉,我這個主意確實很餿,可是當時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看來我們又得假扮夫妻一段時間了…我的公主殿下啊!您願意嗎?」

雖然心中懷著對遙遠戀人的歉意,但是眼前這個女子為了自己忍受了有如地獄一般的六年軟禁生活,

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蓋瑞也一定要幫助她才行。

「你這傻牛…咱等這一天,等了足足有六年啊…」

深情地凝視著心上人,艾塔她的眼眶不爭氣地留下了歡喜的淚滴。

「咱說你啊…」

還打算再挖苦那個牛頭人兩句的艾塔,

卻看到他的身後有一個蒙面的被遺忘者盜賊竟然朝著這個方向擲出了手上的飛刀。

「瑞!小心…」

撲到了自己戀人那張寬廣的背脊上,為了愛情不惜犧牲一切的癡情公主,

胸口慘遭那陰險的暗器給刺了個對穿。

「艾塔!!」

接住了那副滿是鮮血的嬌柔身軀,強悍無敵的戰士也只能夠悲痛萬分地呼喊著她的名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