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真是一個天大的誤會啊!

f68033b8b885.gif

 

時間稍微回朔到半個小時之前,雪莉和泰德她們兩人雖然遲了一點點,

但是還是抵達了正陷入了一片騷亂的銀月城之中。

「獵手哥,這座城市怎麼亂哄哄的啊?」

仍然以一副獵豹姿態來掩人耳目的少女,對身邊的不死族男子提出了疑問。

「平常應該不是這樣的…我去找個人問問。」

泰德在不久之前才剛剛照訪過這個血精靈故鄉,

但是這個騷動應該不是他做的『那件事』所造成的。

「這位牛大叔,城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他拉住了一個正要逃出城外的老年牛頭人,詢問著到底目前情況究竟是如何。

「是蓋瑞‧鐵蹄!他和艾塔莉西亞公主闖進宮殿去了!
看來這個地方也不平靜了…你們也快點離開吧!」

話才一說完,那個老頭就三步併兩步地跑出了銀月城大門。

「艾塔…妳果然去找他了…都過了六年之久了…難道妳還是鍾情於那個笨蛋嗎?」

聽到這個消息的被遺忘者盜賊臉上露出了十分悲傷的表情。

「蓋瑞哥果然在這裡!爸爸的預言真是太準了!
獵手哥,我們快點進城去吧!蓋瑞哥會需要我們的幫助的!」

得到了心愛男人就近在咫尺的訊息,雪莉拉扯著身邊男子的衣服,恨不得要馬上衝進城裡。

「嗯…但是我們最好先施展潛行匿蹤,不然恐怕會被衛兵們給驅趕出來。」

從傷感之中回過神來的泰德,細心地叮嚀著那個少根筋的德魯伊女孩。

「沒問題的!除了治療魔法之外,人家最厲害的就是隱形了!」

夜精靈少女幻化的獵豹一瞬間就從盜賊的眼前消失了。

「希望如此…」

然後,那個身手矯健的男人也跟著隱去了自己的身形。

「啊!獵手哥說話好過分!」

這一句遲來的抱怨聲,在那塊看似空無一人的地方響起。

兩人非常順利地進入了大殿之中,並且躲藏在了四周那些圍觀的血精靈士兵之中。

「我記得高等精靈法律規定: 『王族擁有向自己認為不適任的攝政王提出以決鬥來爭奪統領的資格!』
,應該是這個樣子沒錯吧。」

在這個時候,牛頭人戰士正英姿煥發地發表著自己的言論。

「蓋瑞哥!真的是他!」

終於見到了那個朝思暮想的心上人,少女忍不住喊叫了出來。

「傻瓜!別出聲!會被發現的!」

一旁的泰德連忙低聲地制止她洩露自己的位置。

「抱歉…人家太興奮了嘛…」

不過所幸因為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宮殿中央,所以沒有人感覺到他們的存在。

「那正好!本人正好是艾塔莉西亞‧逐日者公主的丈夫,
換句話說…就是血精靈王族的駙馬,這樣夠資格挑戰妳了嗎?」

可是,夜精靈少女卻聽到了自己意料之外的一句話。

「蓋瑞…哥?他…結婚…了嗎?」

雪莉她仔細一看,這才注意到在情人身邊還佇立著一個如花似玉的血精靈大美女。

「喂!妳還好吧?」

感覺到身旁的女孩似乎不太對勁,泰德他連忙出聲詢問。

「以那傢伙的個性,這一定又是假冒夫妻來幫助艾塔的,妳可以放心啦!」

雖然不死族男子拼命地安慰著她,但是德魯伊少女卻是一個字也都聽不進去。

「嗚哇!蓋瑞哥不要人家了!」

那隻獵豹一轉身就衝出了宮殿之外,看來她受到了那句謊言不小的打擊。

「傻瓜!妳要去哪裡?」

在無可奈何之下,盜賊也只好快速地跟了上去。

「雪莉!等一下!這笨蛋到哪裡去了?…她的潛行還真有一套呢…」

可是偏偏雪莉還是處於隱身狀態之下,

所以就算是泰德也一時無法察覺她的行蹤。

「泰德‧幽影....好久不見了...」

雪上加霜的是,一個陰冷深沉的女子聲音竟然在那個男人的身後響了起來。

「黑暗女士大人…您有什麼吩咐嗎?」

見到了手握自己生殺大權的人物,

就連本領高超如泰德,仍然十分害怕地向後退了兩步。

 「我只是要你看著我的眼睛....眼睛而已...」
繼續逼進了自己那個恐懼的子民,希瓦娜絲使出了她的秘密絕技。

「不!我…的…意識…該死…」

毫無抵抗能力的不死族男人就這樣失去了自己身體的掌控權。

狂奔出了銀月城外之後,夜精靈女子落魄地躲藏在樹叢裡面,

失戀的悲傷讓她的淚水就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不停地落下。

「蓋瑞哥…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嗎?」

回想起兩人相遇時的點點滴滴,雪莉的胸口就好像被撕裂一般地疼痛。

「你聽好了...夏塔莉莎...有些事情是不能只看表面的....
 只要靜下心來....然後進入夢境之中....妳一定能看清事實的真相的.....」

但是這個時候,她的腦中回想起了小時候父親對於自己的教誨。

「對!我要冷靜下來…」

擦去了臉頰上的眼淚,女孩她終於發現了自己所被遺傳到的強大預言能力,

沉沉地進入睡眠之中去探索過去的真實。

時間又回到了現在,銀月城的宮殿裡面顯得非常地不平靜。

 「有刺客!公主受到了重傷!  是個不死族!快去把他找出來!」

因為艾塔莉西亞受到了致命的重傷,

大殿裡面陷入了混亂不堪的狀態,但是最關鍵的殺手早就已經不見了行蹤。

「艾塔!妳振作一點!」

呼喊著昏迷不醒的『妻子』

蓋瑞他的內心之中有著無限的自責,自己明明就在身邊卻不能夠保護她。

「蓋瑞哥!你在那邊發什麼呆啊!」

突然間,一個熟悉的聲音高聲斥責著他。

「雪莉?妳怎麼會在這裡?」

牛頭人沒有想到居然在這裡見到這個自己許久不見的情人,不免顯得有一點狼狽。

「別說這些了,先治療艾塔姐姐吧,回應吾之祈禱吧!
聖潔的自然神靈啊!化為治療的光輝,癒合汝之軀體吧!」

少女開始詠唱起治療法術,似乎絲毫沒有半點忌妒的心情。

 「這個聯盟女人是哪來的?  快讓她離開公主!
那些禁衛軍可不會放任一個夜精靈靠近自己尊貴的公主。

「住手!我命令你們退下!」

而新任的城主當然不會讓他們前來攪局。

「可是,蓋瑞大人…她是敵對陣營的人啊…」

近衛隊長依舊不放心地看著那一位『新任上司』

「別說了!我相信她!」

牛頭人表情認真地瞪著那個聖騎士,

他可不准那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危害了自己情人的性命。

「是的!陛下!」

那些衛士們只好不甘心地退到了宮殿的兩邊。

「雪莉…是我對不起妳…其實…」

戰士站在一旁吞吞吐吐地打算要解釋目前的狀況。

「沒關係…人家已經都知道了,艾塔姐姐她真心深愛著蓋瑞哥,
而她所做的付出是人家完全比不上的。」

已經從夢境之中得知六年前的真相的德魯伊女孩,

無私地看著自己正在醫治的女子露出了甜美微笑。

「雪莉…妳真是一個善良的女孩。」

欣慰地看著比他想像中更加成熟的雪莉,

牛頭人再次認識到她那顆純真美麗的心靈。

「哈哈…簡直噁心到我都快吐了…」

可是,有人似乎並不認同這個美好的情景。

「你是誰?」

回過頭去,蓋瑞看到一個陰沉但是非常英挺的男子,

正單手抓著昏迷的洛索瑪的腰帶把他給提在了半空中。

「哎呀!我真是失禮了,我的名字叫做黑翼‧奈法利安!
請多多指教!部落大英雄‧蓋瑞!」

沒想到黑龍王之子居然會來到這裡,在場的人們都顯得非常地震驚。

「你是來做什麼的?來開戰的嗎?」

英勇的戰士不顧他手上根本就是手無寸鐵,赤手空拳地擺出了戰鬥姿態。

「別誤會…我只是來把這個沒用的傢伙給接回去的,
還有…順便還想給你通風報信一下。」

指著右手上的血精靈男子,男性黑龍的嘴角揚起的一抹邪惡的竊笑。
「通風報信?」

蓋瑞一時之間無法理解他的用意何在。

「我父親現在已經對奧格瑪發動了攻擊,
我想今天就是部落陣營的忌日了!」

話才說完,奈法利安縱身一躍就飛快地離開了銀月城。

「他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情?…算了!近衛隊長!」

雖然不明白黑翼他的目的為何,牛頭人都不能允許暮光之錘傷害自己的同胞。

「屬下在!」

那個忠誠的聖騎士立即來到了首領面前。
「準備出兵援救奧格瑪!」

新任奎爾薩拉斯攝政王下達了出征的命令。

「是的!」

血精靈聖騎士恭敬地退下開始執行備戰的工作。

「蓋瑞哥,你真的要去嗎?那也許是個陷阱啊?」

還在努力實施治療的夜精靈少女,非常擔心地看著面前的戀人。

「雪莉…艾塔就拜託你了…」

低聲地對著雪莉說出了自己心中最後的牽掛,

戰士義無反顧地再次踏上了他那征戰不斷的人生旅程。

「蓋瑞哥!你一定要回來啊!人家和艾塔姐姐都會在這裡等你的!」

雪莉拼命地喊叫著,希望這些話語可以讓那個心愛男人更加地珍惜自己的寶貴生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