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什麼!軍情七處的間諜?

f68033b8b885.gif

 

正當艾澤拉斯處於動盪不安的這個時候,

一直保持中立狀態的被遺忘者女王『希瓦娜絲‧風行者』

在她內心之中到底是有什麼樣的盤算呢?

在幽暗城的秘密監獄裡面,一個十分落魄的男性盜賊正被粗大的鐵鍊給五花大綁著。

「你差不多應該想要回心轉意替我效力了吧?泰德‧幽影。」

在兩位衛士的陪同之下,黑暗女士來到了這個頑固地就像石頭一樣的硬漢面前。

「呸!我寧可去死也不會效忠妳的!妳死心吧!」

那個全身都已經殘破不堪的活死人,依舊擁有非常堅強的意志。

「哼!那麼如果你知道好朋友蓋瑞‧
鐵蹄已經被死亡之翼給殺了,又還能夠嘴硬到什麼時候呢?」

希瓦娜絲冷笑著對泰德說出了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蓋瑞他…那個笨蛋居然…不可能!」

得知殘酷事實的盜賊,他的心智似乎真的遭到了非常強烈的衝擊。

「呵呵…你好好地思考一下吧,只有在我的麾下也許還有一絲絲替他報仇的機會呢。」

扔下了這句話之後,冷酷無情的女性就帶著隨從離開了那座陰濕的囚牢。

「可惡…我到底該怎麼辦?先是艾塔…然後又是蓋瑞…這世界上還有我親近的人嗎?」

他還以為幾天之前在銀月城的時候,

已經被黑暗女士的邪惡法術給操縱了身體,以致於親手殺害了畢生摯愛的女人。

「不!我一定逃出去!好像那死人頭女王和鐵皮臭蜥蜴討回公道!」

但是,對那個性格豪爽的男人來說,他的字典裡是沒有絕望這個詞句的。

「汪!」

突然之間,狹窄的牢籠裡面傳來了一聲狗叫聲。

「這裡居然會有活生生的狗?不可能啊…」

他面前竟然跑來了一隻獒犬,

而且牠的嘴裡好像還叼著些什麼東西。

「汪汪!」

那隻狗居然把一串鑰匙放到了泰德的面前,

難道這就是用來打開他身上那些沉重鎖鏈的嗎?

扭動著已經僵硬的身軀,不死族男子撿起了鑰匙來,

並且身手矯健地打開了自己身上的枷鎖。

「謝謝你啦!」

恢復自由的他開心地撫摸這那一隻不知從哪裡來的救星。

「汪嗚…」

可是,那隻靈犬卻咬住了他的衣服,好像要泰德跟著牠一起走。

「你知道怎麼出去嗎?」

那個盜賊生前好歹也是個崇尚自然的夜精靈,所以對動物的行為多少還有一點研究。

「汪!汪!」

通人性的獒犬點了點頭,迅速地跑向了囚牢深處。

「喂!等我一下!」

被綑綁了好幾天的泰德,身體活動起來還是不怎麼地靈巧,

只能夠以相當憋扭的姿勢跟了上去。

「這是…」

沒想到在那個監獄盡頭竟然有一個祕密的洞穴,

這到底會是誰動手去挖的呢?

「好吧!我就相信你這隻狗吧!」

向來不拘小節的他,毅然決然地跟著那隻來路不明的狗,

甚至於還爬進了那條不知道會通往哪裡的密道。

經過了大約二十分鐘的俯伏前進之後,不死族男人的面前終於出現了久違的陽光。

「太好了!我們終於出來了!」

興奮地抱住那隻救命恩『狗』的泰德,

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背後有一個毛茸茸的身影正在接近。

「嗷嗚!」

這時候一聲淒厲的狼嚎,驚醒了盜賊那敏銳的危機意識。

「野生狼人嗎?真是糟糕了!」

看到身上並無任何裝備的女狼人正步步地逼近,

那個才剛逃出苦牢而且手無寸鐵的虛弱男子,

又怎麼能夠經得起和怪物進行戰鬥呢?

「你快逃啊!小狗!」

畢竟是堂堂男子漢的泰德,決定要捨命保護那隻剛剛幫助自己的動物。

「汪!」

但是,那隻狗卻反而開心地跑向了那隻看似非常凶狠的猛獸。

「湯姆!你真的成功地把他救出來了!」

沒想到那隻狼人居然開始說起了人類語。

「妳是聯盟派來的?」

不死族盜賊看著那個親切地摟著寵物的女狼人,

很好奇為何已經是敵對陣營的她會前來搭救自己。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竟然忘了自我介紹,
我的名字叫做珍妮‧布雷斯特,軍情七處的首席情報員,編號洞洞勾。」

這個獵人居然就是那個出名的特務機關的職員,

盜賊男子已經腐爛的下巴驚訝地差點沒有掉下來。

「呼…一直維持著狼的型態真的是很累人呢。」

然後,那個全身沒有穿著任何衣物的女性,

居然就這樣變回了人類的模樣。那是一位留著俏麗鮮紅短髮的女子,

經過鍛鍊的健美肌肉佈滿了她的全身,小麥色的皮膚充滿了一種莫名地野性美感。

「喂!妳在做什麼?妳是暴露狂嗎?」

看到那位人類女性豐滿姣好的身材,

泰德慌忙地轉過頭去,態度也忍不住地動搖了起來。

「呵呵…沒想到你這個身經百戰的盜賊居然還這麼純情啊,
我身為一個情報員,所以當然要偽裝成野生的普通狼人啊。」

渾身一絲不掛的女獵人卻從一旁的草叢裡取出了預藏的裝備,

毫不在乎地在他的面前穿了上去。

「算了!妳救我出來到底有什麼目的?」

身為男人的自己居然還比較害羞這一點,

讓那個盜賊的高傲自尊受到了傷害,所以他的口氣有些惱羞成怒。

「別生氣嘛…我們需要一個明瞭部落狀況的臥底人員,
泰德‧幽影!不服從黑暗女士又曾經是夜精靈的你是最適合的人選。」

珍妮從背包裡取出了兩把短槍,稍做檢查之後把它們放進大腿邊的槍套裡。

「我又為什麼要幫助妳們呢?我已經不屬於聯盟陣營的一員了。」

就算身處窮途末路的狀況之下,

這個已是不死族的男子也不是揮之即來、呼之即去的角色。

「因為我會提供你所需要的情報,特別是關於那個銀月城公主的現況…」

不愧為首席特務,女狼人看來已經對他進行了徹底的調查。

「艾塔!她難道沒有死嗎?」

一聽到心上人並沒有被自己給殺死,

泰德的臉上不禁浮現了驚喜的表情。

「那是當然!怎麼樣?
要不要向那個自大的女王報仇啊?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喲。」

女獵人一面微笑著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一面對眼前那個已經吃進了誘餌的獵物提出了難以拒絕的勸說。

「算了!我還有什麼選擇呢?」

不死族盜賊無奈地聳了聳肩,然後握住了珍妮的手掌,

代表這個好似『無間道』一般的契約正式地成立了。

而在這時候,遙遠的諾森德大陸上,

蓋瑞他所身處的狀況也不太輕鬆。

「露卡大人!妳真的認識這個大個子嗎?」

那個食屍鬼還不肯放棄已經到了嘴邊的食物。

「不…准…吃」

那個正用繃帶包紮著不省人事的戰士的德萊尼女子,

相當認真瞪著自己那個貪吃的僕從。

「好啦!真是太可惜了…」

失望的怪物只能夠流著口水望著那個皮厚肉多的美味。

「嗚…雪莉…」

還沒恢復意識的牛頭人口中低聲地呢喃著遠方情人的名字。

「…!」

那個叫做露卡的死亡騎士冷漠的表情也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妳怎麼好像在生氣呢?露卡大人。」

那是一個細小到只有長年陪伴的僕從才能察覺的變化。

「囉…唆…」

那個德萊尼女性突然揮出了手上的雙手符文劍,

把那個多嘴的食屍鬼的首級給砍飛了出去。

「啊!我的頭啊!」

可憐的死屍只能夠連忙追趕著自己那顆不停地滾動的醜陋頭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