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墮落的心中仍然存在著正義

f68033b8b885.gif

 

在成為死亡騎士之後,失去榮耀和尊嚴的女騎士便開始以天譴軍團前鋒部隊的身份,

展開了燒殺擄掠的暴行,她所殺死的敵人之中甚至還有那些曾經與自己並肩作戰的夥伴。

或許真的是因為天賦異稟的關係,

露卡的身手經由那一次次的戰鬥變得越來越厲害,實力甚至直逼她的師傅『拉祖維斯』

一直到那在聖光之願教堂前的激烈混戰之中,

提里奧‧弗丁用那把神兵‧灰燼使者擊退了巫妖王‧阿薩斯,

並且解放了那些死亡騎士的意志,德萊尼少女才得以恢復原來的自己。

可是這起事件的發生,

對於依舊擁有為天譴軍效力記憶的露卡來說卻稱不上是救贖,反而卻是一種更加痛苦的折磨。

「我都…做…了些…甚麼…」

那強烈的正義感完全無法容忍自己居然做出那麼傷天害理的行為,

更可怕的事情是,她甚至還親手殺死了心儀的男子。

「嗚…啊…」

蹲踞在黯黑堡的角落裡,

充滿悔恨的女孩除了不停地痛哭之外,根本什麼事情都不想做,也沒辦法去做。

在低聲啜泣了兩天兩夜之後,終於昏睡過去的露卡卻做了一個令她感到非常懷念的夢。

在夢境之中,她彷彿回到了剛才加入白銀之手騎士團的自己,

正十分認真地看著站在隊伍前面的那位意氣風發的小隊長。

「作為一個聖騎士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
『不管身處什麼樣的狀況之下,都不能夠忘記要胸懷正義和勇氣!』
從今天起你們就是我的小隊員了…」

她一直都忘不了亞倫那熱情澎湃的眼神和慷慨激昂的訓示。

「不管發生什麼危險,我亞倫‧萊德都不會棄你們而去的!」

身材並不高大的人類男子毫不臉紅地說著矯情的言語,

露卡的胸口卻感覺到她的心跳不停地加速,也許就在這個時候,她已經徹底地陷入愛河了。

「亞…倫…小…隊…長…」

從美夢中清醒過來的少女,想起了自己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嘗試去做。

於是,她前往了黯黑堡最底層的屍體存放處,

在那些堆積如山的肉塊之中,拼命地去尋覓某一樣對於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東西。

在不眠不休地翻找了五天之後,露卡終於找到了那個殘破不堪的遺體,然後她小心翼翼地撒上了屍塵粉末。

「解放…汝…之枷鎖…打擾…汝…之永眠…成為…吾之…僕從…吧!死…者…復…生!」

也許是精神上受到過於嚴重的打擊,又或者是那些拷問及改造對肉體的破壞,

德萊尼女孩的語言能力產生了嚴重障礙,但是她仍然相當努力地唸完了咒文。

男子屍身上散發出黑色的光芒之後,開始漸漸轉化成了另一種生物─『食屍鬼』

「為您效勞…我的主人…」

不用多久,一隻天譴軍怪物出現在了露卡面前。

「亞…倫…是你…嗎?」

少女天真地以為這樣就能夠讓心愛的人復活,她抓著那隻醜陋的異形,投以非常熱切的眼神。

「亞倫?是我的名字嗎?謝謝主人!」

奇妙的是,那隻食屍鬼並不像其他不死怪物一般癡呆,但是它似乎也沒有留下生前的記憶。

「不!是…我…露卡啊!」

女騎士還不肯死心地想要喚起那不可能的奇蹟。

「原來您叫做露卡主人啊!真是個好名字呢。」

可是,這個僕從居然能夠像正常人一樣應對自如,這或許已經算是一種奇蹟了。

「嗚…」

總算放棄了最後希望的露卡,低垂下去的臉頰再次滑落了晶瑩的淚水。

「露卡主人?」

感到疑惑的食屍鬼在不斷她的身邊探頭探腦著。

突然間,德萊尼女孩站起了身來,好像已經下定了什麼決心。

她想起了幾天前的那個夢境裡,已經被自己殺死的亞倫小隊長所說過的話─

『不管身處什麼樣的狀況之下,都不能夠忘記要胸懷正義和勇氣!』

既要為了伸張公理,也要為了報復仇恨,死亡騎士決心前往遙遠的北裂境大陸。

「等我一下啦!露卡主人!妳要去哪裡?」

而且還帶著一隻意外地相當聒噪的僕從。

雖然德萊尼是屬於聯盟陣營的一隻種族,可是曾經身為天譴軍團一員的露卡,

卻並不能得到其他盟友的諒解,再加上她那不流利的口才,更加地使得自己被眾人所孤立排擠。

所幸以她那高超的實力,就算獨自一人也足以應付大部分的敵人,

那些襲擊不光有來自巫妖王部隊和敵對陣營的,甚至還有一些是從同陣營的盟友而來。

就這樣過了一年的時間,有一天夜晚,露卡正一個人坐在達拉然的暗巷旁邊,

她已經非常習慣像這樣子露宿街頭了,因為沒有什麼旅館會肯接納她這樣的顧客。

「露卡主人!我可以去下水道抓些老鼠來吃嗎?」

這個時候,在她身邊那個貪吃僕從的肚子好像又感到飢餓了。

「滾…」

長年不與人群進行來往的女騎士,性情越來越發古怪,脾氣也好像更加地火爆了。

打發走了那隻囉嗦的食屍鬼,

德萊尼少女從背包裡面拿出了幾隻外型奇怪的昆蟲,而那些似乎就是她今天的晚餐。

「吃那個不健康啦,我這裡還有一些麵包,妳可以拿去吃。」

這時候,一旁突然有個說著奇怪精靈語的低沉聲音傳來。

「…!」

她轉過頭一看,只見到一個非常高大的牛頭人正以和善的眼神盯著自己瞧。

「你…走…開…」

露卡拔出了背上的巨劍,

現在的她並不相信或接受來自任何人的好意,戰鬥就是她所會的唯一一種語言。

「我並不想和妳戰鬥的!」

那男人舉起了沒有武器的雙手,證明自己沒有敵意。

「那你…想…做…什麼?」

既然對方不攻擊過來,那就一定是另有圖謀,這是女騎士在這一年之中親身所學到的教訓。

「做什麼?就只是想請妳吃點東西而已。」

大塊頭搔了搔後腦勺,似乎真的沒有什麼邪惡的不軌企圖。

「你…知道…我是…什麼…嗎?」

對於自己這個死亡騎士的身分,少女還是感到異常的自卑。

「我並不覺得種族是隔閡,就算妳是個德萊尼,我們還是可以做個朋友嘛。」

但是眼前的傻瓜卻絲毫不在意自己那過於顯眼的白皙皮膚和佈滿全身的難看傷疤,
只是單純地把她當成一個普通的女孩。

「你…不…覺得…我很…噁心…嗎?」

一直覺得自己滿身污穢和罪惡的露卡,試探性地向那個奇特的傢伙提出了疑問。

「不!我還很佩服妳們這些雖然有著那麼痛苦的回憶,
但卻仍然願意挺身出來對抗邪惡的英勇騎士。」

說出了真心話的牛頭人靦腆地微笑著,

如果這表情會是假扮出來的話,他應該可以得到好幾座的『奧斯卡獎』了。

「我…」

聽到這句話而不由得語塞的少女,竟然放下了手中的兵器,

這是她成為死亡騎士之後,第一次感受到了來自他人的溫柔。

「我叫做蓋瑞‧鐵蹄!還沒請教小姐妳的尊姓大名?」

男子伸出了他寬大的手掌,看似要和她友善地握手。

「露…卡…」

德萊尼女孩那隻沒有血色的冰冷手掌,第一次感受到了暖烘烘地的體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