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男人的浪漫在於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f68033b8b885.gif
 
 
 
在黯黑堡的大廳裡面,露卡帶著那個好吃的僕從正不卑不亢地站在莫格萊尼大領主面前。
 
「怎麼了?我已經照妳的吩咐派兵來增援達納蘇斯了,妳還不滿意嗎?」
 
高大死亡騎士首領正疑惑地看著面前那位年齡大概不到自己一半的德萊尼女孩。
 
「我…還要…再…變得…更強…」
  
女騎士用那雙毫無畏懼的眼神非常認真地看著面前的男子。
 
「妳還不夠強嗎?」
 
在黯刃騎士團裡面幾乎已經沒有什麼人會是這個少女的對手了。
 
「不…夠!我…要能夠…打倒…守護巨…龍的…力量!」
 
露卡握緊了雙拳,看來她是真心地想要靠自己的力量來打倒死亡之翼。
 
「哈哈…妳真是一個有趣的女孩啊!」
 
十分豪爽地大笑著的領主大人,似乎很喜歡女孩這種痛下決心的魄力。
 
當年在諾森德大陸,大領主在一次計畫錯誤的戰略之中,遭到天譴軍團給重重包圍的時候…
 
他居然看到一個美麗女戰神翩然現身,
 
只是輕巧地揮動著手上的劍刃,可是卻能夠發揮出足以橫掃千軍的威力。
 
這時候死亡騎士首領稍微能夠了解那位『邪惡講師拉祖維斯』的心情了。
 
「就看在妳在北裂境也曾經幫助過我的份上,我就好好將畢生所學全部都教給妳吧!」
 
拍著那個細瘦的肩膀,莫格萊尼決定收下了這個女弟子。
 
「是的!…達瑞安…老師…」
 
微微一笑的德萊尼女子心中燃起的熊熊的鬥志。
 
「露卡主人!我可以吃掛在那邊的屍體嗎?」
 
但是,那個不解風情的食屍鬼腦中還是只有食物。
 
這時候在月神殿裡面,大德魯伊瑪法里安正在打坐靜養著之前戰鬥所受的傷勢。
 
「爸爸!你在這裡啊,人家正在找你呢。」
 
而那位寶貝女兒卻急急忙忙地跑到了他的面前。
 
「怎麼了?慌慌張張地?」
 
雖然處在幾乎耗盡魔力的疲憊狀態,夜精靈英雄還是沒辦法不理會自己寵愛的孩子。
 
「人家要學攻擊魔法!而且是越強的越好!」
 
雪莉趴在最疼愛自己的父親大腿上翻滾撒嬌著。
 
「妳不是一向最討厭戰鬥的嗎?怎麼突然間轉性了?」
 
對女兒的改變瑪法里安感到非常的困惑,既使這世界上已經很少有什麼事情能夠讓他猜不透了。
 
「這次奈薩里奧竟然敢傷害我最愛的爸爸!人家一定要親手打敗他來報仇!」
 
吹牛不打草稿的放羊少女大言不慚地說著違心之論。
 
「真是個乖女兒!」
 
感動地抱住了眼前的親生骨肉,對女兒的溺愛讓這個絕頂聰明大德魯伊的智商大幅地下滑。
 
「我看她其實八成是為了那個叫做什麼…蓋爾…還是德瑞的牛頭人吧!」
 
站在一旁已經看不下去的泰蘭妲,只用一句話就點中了女孩的破綻。
 
「媽!是蓋瑞啦!」
 
心上人的名字居然被喊錯,夜精靈少女忍不住地指正了母親。
 
「妳果然是為了那個臭牛頭人!老爸絕對不答應你們交往!」
 
瞬間變成大怒神的瑪法里安氣憤地大吼大叫。
 
「爸…人家…就是喜歡蓋瑞哥嘛…」
 
從小到大都沒被父親給責罵過的雪莉,這下子眼角已經泛起了濕潤的淚光。
 
「沒關係啊…媽支持妳去嘗試談個戀愛看看。」
 
可是,平時嚴厲的女祭司卻一反常態地幫著女兒說話。
 
「媽!妳最好了!」
 
夜精靈女孩轉身抱住了母親那纖細的腰身。
 
「那爸爸是壞人嗎?…爸爸不好嗎?」
 
從來沒當過黑臉的大德魯伊一下子全亂了方寸。
 
「爸爸是大壞蛋!最討厭了!」
 
雪莉回過頭對瑪法里安做了一個俏皮的鬼臉。
 
『最討厭了!最討厭了!最討厭了!最討厭了!最討厭了!最討厭了!』
 
這一句話徹底擊沉了那個偉大的英雄,他只能趴在地上做出ORZ的姿態。
 
「不過…如果爸爸肯教妳法術的話,妳願意原諒他嗎?」
 
泰蘭妲偷偷竊笑著給自己的伴侶一個台階下。
 
「那就可以考慮一下…」
 
可愛的德魯伊女孩歪著頭好像正在考慮。
 
「女兒啊!妳想學些什麼魔法啊?月火術?還是星火術?颶風術也不錯喔!」
 
瑪法里安這下又變成了鞠躬哈腰巴結著心愛女兒的可憐老爹。 
 
 
另一方面來到了海邊的駐紮營地,前任大酋長索爾正打坐觀察世界元素的平衡。
 
「索爾大人,真是好久不見了。」
 
若有所思的艾塔慢慢走近了那位世界最強的薩滿。
 
「呵呵…我已經知道妳想來做什麼了。」
 
獸人男子臉上卻展現了充滿睿智的微笑。
 
「您都聽到了嗎?咱們剛才的對話…」
 
血精靈公主那柔嫩的臉頰浮現一抹紅霞。
 
「來…妳拿著這個護符吧。」
 
索爾從懷中取出了一個淡藍色的飾品,然後把它遞給了眼前這位女性法師。
 
「這個是…?」
 
艾塔還不明白這個東西要如何增進自己的實力。
 
「妳只要把魔力注入這個護符,就可以找來一位我的老朋友,
她以前在奎爾薩拉斯也曾經和妳哥哥『凱爾薩斯』
學過一些法術,我想她應該願意回過頭傳授妳一些技巧。」
 
獸人薩滿親切地對血精靈女子說明著這魔法物品的用途。
 
「難道是那位大法師…?」
 
雖然她也有聽說過傳聞,但是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是真的。
 
「好了…快去吧…」
 
索爾好像並不想讓艾塔再繼續講下去。
 
「真是太謝謝您了!」
 
血精靈公主連忙施展傳送法術離開了現場。
 
「再來…你們想去哪裡啊?」
 
前任大酋長對著自己背後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詢問著。
 
「我們要去救這隻狗的主人!」
 
個性直爽的泰德知道已經隱瞞不下去,索性把一切都告訴了這位無所不知的獸人男子。
 
「你們不知道對方讓這隻寵物來求救,就是引你們進入他所布置的陷阱之中。」
 
這位薩滿依舊提出了非常正確的理論。
 
「那又如何!我曾經被她救了一命,現在我一定要去報答她!」
 
但是,這個盜賊卻不是個願意接受勸告的頑固男人。
 
「所以…你們眼前只剩兩條路可走,第一是去拼命去拯救那位女子,
然後愚蠢地中了埋伏壯烈戰死,第二就是老實地放棄,
反正會死的只是一個聯盟的女間諜罷了。」
 
偉大的薩滿突然間一反常態地冷酷地講述著。
 
「你…」
 
不死族男子憤怒地想要衝上前去,卻被身邊的好朋友給拉住了。
 
「不!…我們還有第三條路,那就是能夠順利地突破了陰險陷阱,
成功救出了泰德的紅粉知己這個可能的結果!」
 
蓋瑞認真地瞪著眼前的原任戰帥,也是他所最尊敬的人物。
 
「哈哈哈…你果然是我所想的那種男人!你們快去吧!」
 
那些舉動原來都是在測試他們的決心,索爾居然大笑了起來。
 
「謝謝大人!」
兩個義無反顧的勇士即將踏上英雄救美的旅程。
 
「等一下!蓋瑞!把這個拿去吧!」
 
前任大酋長將一把銀白色的鎚子交到了牛頭人手上。
 
「這…這不是您的末日之錘嗎?」
 
沒想到這位獸人男子居然送出了自己所愛用的武器。
 
「你就收下吧!我暫時還用不到它。」
 
淡淡微笑著的索爾拍了拍那個高大戰士的肩膀,似乎對他寄予著厚望。
 
「我一定會報答您的恩情的!」
 
眼眶泛淚的蓋瑞轉身和泰德、湯姆一起漸漸地跑遠了。
 
「凱恩…你的孩子還真是不簡單啊…
也許我努力一生都無法達成的部落及聯盟和平共處理想,將會在這個男人的手上實現。」
 
感慨地望著那個十分壯碩的背影,偉大的薩滿居然想起了那位已經不在人世的老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