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令人懷念的故地重遊

f68033b8b885.gif

 

要以最短路程前往位於東部王國的銀月城,

他們勢必得要再度前往那一座命運交錯複雜的城市--『奧格瑪』

「我想妳還是先變身之後,再進城會比較好。」

一面騎著『自製』重型機車載著那個搭便車的夜精靈少女,男性盜賊一面向她提出了建議。

「嗯…這點人家知道。獵手哥!」

第一次乘坐這種新奇交通工具的雪莉,不禁顯得有一點興奮。

「獵手哥?妳在叫我嗎?」

不死族男子好像不太喜歡這個她幫自己取的綽號。

「對啊!你不是叫做暮光獵手嗎?所以就是獵手哥啦!」

撥開被風吹亂的頭髮,夜精靈女孩露出非常純真迷人的微笑。

「嗚…算了!隨便妳啦!」

那個把臉別過去的男子,居然展現出了好像有點羞澀的樣子。

靠著工程學的技術力,兩個人只花了兩個小時就到達了奧格瑪的後門,

因為距離下一班前往幽暗城的飛船還有一些空閒時間,

所以盜賊男子提議去補充自己已經消耗不少的機械零件。

「獵手哥,我們真的要搭哥布林飛船嗎?」

已經變身成獵豹的德魯伊少女,心中還留有一年前從那部『地表對地表傳送器』掉落下來的陰影。

「沒辦法…我也不太相信那些小矮子的發明,可是這樣真的會比較快。」

成為部落陣營的子民雖然已有兩年時間的活屍盜賊,卻還是不太適應那些會浮在半空中的大氣球。

「時間就是金錢!朋友!您到底要不要結帳啊?」

馬爾尼工程學材料店的店長不耐煩地催促著,他可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同一位客人身上。

「好啦!真囉嗦!這裡是十枚金幣!」

前來補充零件的不死族男子把錢幣隨手丟在了那貪財的哥布林面前。

「咦?我好像看過你身邊那隻獵豹…奇怪,到底是在哪裡呢?」

吝嗇小氣的塔克當然還隱約記得那一年前,那一件改裝火箭被人給強硬的『借』走的事情。

「是你的錯覺啦!德魯伊變身的獵豹還不是長得都一樣!」

看到身旁莫名感到心虛的雪莉,盜賊男子只好趕快打馬虎眼來掩飾過去。

兩個人慌忙地逃出了店門口之後,也差不多到了飛行船該要啟航的時間。

「原來如此…所以說那個叫做什麼蓋瑞的牛頭人利用哥布林火箭救了你一命是嗎?」

利用旅程之中的空檔時間,夜精靈女孩忍不住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羅曼史』告訴了那個新交的朋友。

「對啊!人家最喜歡蓋瑞哥了!所以人家一定要去銀月城幫他的忙!」

想到再過不久就能見到朝思暮想的情人,雪莉開心地在甲板上又叫又跳。

「飛船明天早上才會抵達幽暗城,妳好好還是休息一下吧。」

覺得自己簡直像是個保母的不死族男子,半推半就地把還不肯安分的雪莉趕進了包廂裡面。

「不要!人家還不想睡啦!」

絲毫不去理會那隻不停地扭動身體抗議的母獵豹,盜賊他硬是關上了房間的門。

「蓋瑞…你還是這麼愛招惹麻煩啊…居然喜歡上了夜精靈女人…
還引得暮光之錘到處在找你…甚至連自己的盟友都和你倒戈相向…」

好不容易獨處的他,從懷中拿出了一瓶威士忌,向自己嘴裡猛倒了好幾口。

「艾塔和這個女孩你到底要選擇哪一個呢?」

身為已死之身的他,當然不會有喝醉的感覺,但是這烈酒的滋味卻能夠讓他回想起那段逝去的美好時光。

「不過…你要是讓艾塔傷心的話…我可不會饒了你的,也都怪我一時糊塗才毀了她的幸福。」

縱然時過境遷,他依然深愛著那個每次都喜歡和自己鬥嘴的兇婆娘。

「泰德‧幽影…」

突然間,一個幽魂使者出現在那個男人身邊,還說出了令人十分意外的名字。

「我說過我已經不叫做那個名字了!」

聽到自己的名字每次都會讓他想起六年前的那一天。

「你別忘了…黑暗女士大人讓你重新獲得人生的目的何在…」

幽魂居然提到了那個大人物的姓名,難道泰德他會復活的理由其實並不單純?

「閉嘴!我不受到你們的指使!」

不死族男子總是抗拒著來自希瓦娜絲‧風行者的控制,

只因為她命令他去執行一個自己絕對不願意接受的任務。

「你沒有選擇權!你必須在這一年內利用自己的身分去殺掉那個礙眼的『蓋瑞‧鐵蹄』!
否則你就將會魂飛魄散,死無葬生之地!」

下達了最後通牒之後,那個幽暗城使者就消失了蹤影。

「可惡!你們這群渾蛋!」

憤怒的男子也只能夠仰天大吼,怨懟著命運對自己惡毒的安排。

「獵手哥,怎麼了嗎?」

被吵醒還迷迷糊糊的德魯伊少女居然忘記變身,而以夜精靈的樣子走出包廂,

所幸正值半夜的甲板上除了泰德以外,並沒有其他的閒雜人士。

「艾塔…我好想你啊…」

不知道是灌了太多的酒精,還是受到了太大的打擊,

那個已經神志不清的盜賊竟然把精靈模樣的雪莉誤認為那個他始終無法忘懷的女子。

「獵手哥,你在叫誰…」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女孩就被他緊緊地給抱住了。

「艾塔…請妳不要再離開我了…」

已經壞死的腺體流不出淚水,但是他那發自靈魂的呼喚卻仍然令人痛徹心扉。

「沒關係的…我不會離開你的。」

索性將錯就錯的少女,溫柔體貼地回抱著那幾乎只剩皮包骨的身軀。

「艾塔…」

低聲呼喚著心愛的對象,泰德沉沉地昏睡了過去,

為了抗衡幽魂使者的精神控制,似乎大量地消磨了他的體力。

「艾塔她究竟是誰呢?獵手哥好像很喜歡她呢,
他們又為了什麼理由會像我和蓋瑞哥一樣,不能夠廝守在一起呢?」

擁抱著那個失魂落魄的男子,雪莉心中不禁湧起的一絲絲的悲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