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死亡之翼來襲!奧格瑪最後之日!

f68033b8b885.gif

 

當蓋瑞率領著銀月城大軍到達奧格瑪的時候,

那座雄偉的城市已經遭到了暮光之錘的破壞,

到處都可以見到斷垣殘壁和戰死的部落士兵。

「可惡!大夥們!進攻啊!」

騎乘著戰鬥科多獸的牛頭人戰士大聲地下達了攻擊前進的命令。

「你們這些該死的邪惡之徒!」

發揮著他那所向披靡的力量,蓋瑞他一連斬殺了好幾名暮光教團的幹部,

幾乎要扭轉了整個局面。

「是血精靈援軍!」「是鐵蹄勇士‧蓋瑞!」「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啊!」

意外增援的出現,讓原本十分低迷的奧格瑪守軍的士氣又再度地提升了起來,

向那些黑龍王軍團展開了反擊。

「蓋瑞‧鐵蹄!你果然出現了!黑龍們!咬碎他!」

沒想到指揮著暮光之錘軍隊的人就是那個『薩爾多‧狼鬃』

一見到破壞自己計畫的仇敵,他立刻派出了主力部隊,

飛舞於空中的龍群去對付那難纏的部落英雄。

「快!放箭!」

看到情況不妙,近衛隊長立刻命令手下提供首領一些『火力的支援』。

「吼!」

但是,一般的弓箭是無法對那些皮厚血多的龍族們造成傷害的,

那些黑龍的嘴裡吐出了熊熊的烈火,將那些無力反擊的獵人們燃燒殆盡。

「你們這些蜥蜴怪物!」

自己的部下慘遭屠殺,英勇的牛頭人戰士又怎麼可能袖手旁觀呢?

他馬上騎上了一旁的雙足飛龍,準備展開一場空中大戰。

「您就是蓋瑞‧鐵蹄百夫長嗎?我是漢克‧鷹翔空軍小隊長!今天能和您並肩作戰將是我的榮幸!」

一位食人妖飛官帶著自己的部下前來協助這位勇士。

「我們把這些長著鱗片和尾巴的渾蛋們送進地獄吧!」

蓋瑞拿起了掛在雙足飛龍背上的長矛,與奧格瑪空軍一起展開了最後的反擊。

「呀啊!」

既使飛龍騎士們拼命投擲出手上的武器,

但是仍然無法對那些強壯的龍族怪物產生任何的傷害,而紛紛地被它們的銳爪和利齒給撕裂。

「不准傷害我的部下!」

漢克眼見下屬們一一壯烈成仁,終於忍不住滿腔的憤怒,單騎衝向了那群邪惡的黑龍。

「吼啊!」

發現了這次魯莽的突擊,其中一隻黑龍對著食人妖隊長噴出了口腔裡的炙熱火球。

「為了奧格瑪!為了部落!」

不畏那致命的烈焰,漢克朝著龍族怪物的血盆大嘴射出了手上的長矛,狠狠貫穿了那隻惡龍的頭顱。

「活…該…去死…吧…」

雖然成功擊殺了黑龍,但是那位勇猛的食人妖隊長卻也同樣被火球擊中,活活地被燒成了焦炭。

「攻擊它們的嘴巴!別白費你們小隊長的犧牲!」

總算明白了那些龍族的弱點,蓋瑞率領著空軍弟兄們開始屠殺那些可惡的畜牲。

「真是死不了的麻煩人物!」

看到奈薩里奧賜給自己的黑龍幾乎都遭到殲滅,老獸人的內心也不禁地感到了動搖。

「不淨的魔神們啊!請將暗影的力量賦予吾身,化身為詛咒的惡意,撕裂汝之血與肉…」

所以,他打算趁著牛頭人戰士還沒有閒功夫注意自己的時候偷偷施放法術攻擊。

「你這個卑鄙小人!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可惜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一旁的血精靈聖騎士用手上的寶劍從薩爾多的背後串刺而入。

「咳…不可能的…我還不能死在這…」

身受重傷的術士,猛然的施展了迴光返照的最後絕技─  『魔化金身』

猛力一擊震開了銀月城近衛隊長。

「薩爾多!你惡貫滿盈,還不知道這就是因果報應!挫敗吧!」

巧妙地從飛龍身上跳了下來,蓋瑞揮出了足以斷鋼斬鐵的一擊,終結了兩人一年前的宿怨!

「呵呵…你就算在這裡打倒了我…也無法改變部落敗北的事實!」

既使身體被攔腰砍斷,口吐鮮血的老獸人仍然得意的冷笑著。

「奈薩里奧大人現在應該已經打倒了那個剛愎自用的戰帥…你們通通已經完蛋了!哈哈…」

用盡最後一絲力氣高聲大笑之後,這個邪惡的暮光之錘幹部就一動也不動了。

「近衛隊長,你沒事吧?」

個性愛照顧人的戰士,攙扶起了剛才幫了自己一個大忙的部下。

「小的並無大礙,多謝陛下關心!」

忠心的騎士的態度依舊非常恭敬。

「你叫做什麼名字?」

牛頭人突然冒出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屬下的名字叫做喬納森‧藍雨,陛下!」

但是,個性認真的血精靈還是回答了。

「很好!喬納森隊長!我現在要你帶著所有的部下撤退,
還有盡可能地幫助受傷的奧格瑪軍民一起離開,你知道了嗎?」

沒想到,新上任的攝政王卻交給了他一道逃竄遁走的命令。

「陛下!我們還沒戰敗啊!」

於是,他義憤填膺地對自己的長官大喊著。

「這是命令!我們必須在這場必敗的戰爭之中保存實力!」

蓋瑞抓住了這個頑固聖騎士的肩膀,語重心長地看著他的眼睛勸說著。

「屬下知道了…」

雖然留下了不甘心的淚水,這位名叫喬納森的近衛隊長還是遵從了那位偉大首領的指示,

轉身跑開去招集禁衛軍所剩餘的部下。

「那現在我也該去會一會黑龍之王了。」

邁著那沉重的腳步,這個曾經擊敗伊力丹、抗衡巫妖王的勇敢戰士,

即將面對自己平生所見最強大的敵人。

在那已經半毀的力量谷宮殿裡,化為了人形穿著一身黑色鎧甲的奈薩里奧,

正踩在已經遍體麟傷毫無反抗能力的卡爾洛斯身上,
而食人妖首領沃金也精疲力盡地只能夠癱坐在一旁。

「你怎麼不動了呢?地獄吼酋長大人?」

春風得意的黑龍王還戲謔地嘲笑著自己的敵人。

「放開他!你這隻鋼皮大蜥蜴!」

可是,有一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居然膽敢對他口出惡言。

「你終於來了…鼎鼎大名的蓋瑞‧鐵蹄!不枉費我還派出了自己的兒子去『請』你過來。」

死亡之翼的腳掌離開了獸人戰帥的背脊,因為他已經找到更好玩的遊戲對象。

「哼!我今天就是要來阻止你的惡行的!」

舉起了兩手的盾牌跟長劍,蓋瑞竟然膽敢對奈薩里奧兵戎相向。

『不死身的鐵蹄勇士』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會死呢?我就來試一試吧!」

黑龍王也舉起了那沾滿敵人鮮血雙手,朝著那冒犯天威的瘋子展開攻擊。 

就在奧格瑪正打的水深火熱的這個時候,銀月城宮殿裡面卻是一片和平,

雪莉正替自己的『情敵』包紮著那道幾乎已經癒合的傷口。

「真不好意思…咱讓你費心了…」

畢竟是搶了別人的男朋友,艾塔一反常態地說起話來,顯得非常地客氣。

「別客氣了!艾塔姐姐!這只是舉手之勞啦!」

而個性善良的夜精靈少女,完全不在意情人變成人家老公的事實。

「不過…人家有一件事情感到不平衡!」

突然,雪莉那對俏麗的眉毛卻因為憤恨而皺了起來。

「怎麼了?咱哪裡做錯了嗎?」

因罪惡感顯得慌張的血精靈公主連忙地詢問著她。

「為什麼艾塔姐姐你的胸部比較大呢?蓋瑞哥他一定是喜歡波霸對吧?」

摸著自己還在發育中的單薄胸膛,

少女他十分忌妒地看著眼前年長女性的雄偉上圍。

「才沒有這回事呢?妳以後一定還會長大的!而且妳的皮膚這麼有彈性才讓咱生氣呢!」

艾塔她終於知道雪莉在跟自己開玩笑,所以用手指在她纖細的腰肢上搔起癢來了。

「哈哈…不要啦!人家最怕癢了!」

兩個女子就這樣又笑又鬧地在床上翻滾著。

「蓋瑞哥…他真的沒問題嗎?」

可是,一想起還身在戰場上的情人,德魯伊女孩忍不住還是擔心了起來。

「放心吧…要是那隻傻牛膽敢不回來的話,咱就扒了他的皮!」

個性比較潑辣的公主強忍著內心的不安,還在那裏逞強地安慰著雪莉。

「你一定要回來喲…蓋瑞哥…」

遙望著卡林多大陸的方向,女孩輕聲地向月神祈禱著。

在那座幾乎已經壞滅的城市裡,死亡之翼正昂然佇立在那些殘骸之中。

而那渾身滿是鮮血的戰士,右手死命握著殘破不堪的斷劍,

硬撐著受了重傷的身體不肯倒下。

「沃金大人…您快帶著酋長撤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 !」

保護著身後那兩個重要人物,牛頭人戰士拚盡了最後的一點點力量。

「蓋瑞‧鐵蹄…感激不盡!你要保重啊!」

食人妖首領扛起了昏迷不醒的卡爾洛斯,施展巫術來逃離那個實在過於強大的敵人。

那明明是對於一般人來說足以致死的重傷,你為何還能夠站著呢?」

感到疑惑的黑龍之王不解地看著眼前那個堅毅的勇士。

「我是一位戰士…而身為戰士的使命就是戰鬥…」

已經骨折的左手臂抬不起盾牌,所以牛頭人索性把它扔到了地板上。

「如果有一天真的必須要死去的話…我也只能夠英勇壯烈地戰死!」

壓縮著那幾乎要斷裂的肌肉,蓋瑞朝著奈薩里奧發動了最後的衝鋒。

「你真是個可敬的對手,不愧是至今唯一值得我使出全力應戰的人物!」

縱身一躍之後,死亡之翼恢復了巨龍模樣的原形,

然後吐出了足以改變地形地貌的龐大火球。

「轟隆!!」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熱鬧繁華的首都─『奧格瑪』就這樣從艾澤拉斯的地圖上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