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每位勇士都有一個坎坷的命運

f68033b8b885.gif

 

「我知道偷襲絕對不是個戰士應有的行為,
但是那個傢伙可是『恐怖圖騰』的間諜!我父親就是被他們給陷害了才會…」
  
恢復冷靜的貝恩卻仍然惡狠狠地瞪著蓋瑞猛看。
  
 
「你說蓋瑞是叛徒是什麼意思?」
 
面對好友遭到了沒來由的指控,個性直率的泰德首先發難了。
  
 
「對啊!這隻傻牛是不可能當什麼間諜的啦!」
  
艾塔也堅決地否定了這個可能性。
 
 
「……」
 
但是,戰士自己本人卻是一句話也不肯說。
  
「哼!當我父親死在卡爾洛斯那把沾滿毒藥的斧頭之下時,
你到底站在哪一邊呢?是瑪加薩‧恐怖圖騰那裏嗎?
 
牛頭人首領激動地指控著那位低頭不語的同胞。
 
 
「……」
 
面對那些名譽中傷,蓋瑞仍然是保持著沉默。 
 
「夠了!貝恩!」
 
這時候,前大酋長索爾居然站到了他們中間。 
  
「在我正式卸任之前,曾經交付一個秘密任務給了這位我最信任的英雄。」
 
獸人薩滿拍了拍這位明明受了不白之冤,卻仍然忠心地不願意辯駁堅毅男子的肩膀。 
  
「索爾大人,那是什麼任務呢?」
 
聽到尊敬的原任戰帥竟然出面解釋,貝恩也稍微平息了怒氣。 
 
「笨牛,都跟你說了是秘密,你還問!」
  
對於任務內容也略知一二的沃金實在是看不下去,於是跑出來插嘴。 
  
「你…」
  
個性正直的凱恩之子哪禁得起這般嘲弄,立刻想要衝上前去理論。
  
 
「好了,唉…既然我已經不再是部落統帥,這個任務也就不再需要保密了…」
 
索爾嘆了一口氣之後,準備說出那件埋藏在陰謀之中的往事。
  
 
那是在大浩劫還沒發生的前幾個月,在奧格瑪的宮殿裡索爾接見了那一位『鐵蹄勇士』。 
 
「蓋瑞…我必須交付你一個任務,你願意答應我絕對不像其他人透漏這件祕密嗎?」
  
坐在寶座上的薩滿戰帥認真地望著這位牛頭人戰士。
 
 
「這是我的榮幸!請您儘管吩咐吧!」
 
只要是為了幫助自己同胞,這個男人不管面對怎麼艱難的任務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很好!我即將要將大酋長的位子傳給葛羅姆‧
地獄吼之子─『卡爾洛斯』,這舉動可以預期將會引起一陣騷動。」
 
雖然擔憂自己子民的安危,但是為了平衡這個世界的元素卻又需要這位最強薩滿的力量。
  
 
「是為了要抗衡那位激進的瓦里安‧烏瑞恩嗎?索爾大人,屬下明白您的考量。」
 
蓋瑞當然了解這位偉大首領內心的掙扎和妥協。
 
 
「你可以了解,那就太好了!因為擔心其他幾個首領會無法服從卡爾洛斯的領導,
我希望你可以在暗中幫助他,以免因為紛爭而造成部落的分裂。」
 
獸人薩滿走下了高台,把手掌搭在了那寬闊的肩膀上。
 
 
「遵命!戰帥大人!」
  
牛頭人戰士看著那位慈祥的領袖,
  
內心卻由衷地希望自己的同胞千萬不要和新任大酋長產生衝突。 
 
 
索爾透露出了那個秘密指令,達納蘇斯的氣氛一下子變得非常凝重。 
  
「大人…接下來的事情由我來說明吧…」
  
蓋瑞一臉懊悔地看著在場的所有人,終於緩緩地說出了那個恐怖的真相。 
  
卡爾洛斯上任大酋長之後,他與凱恩之間的摩擦就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而奉了索爾命令的蓋瑞卻不能夠站在自己首領的那一邊。
 
 
「卡爾洛斯大人,那隻牛頭人根本就不願意服從你的領導,
而今天他又再次當眾忤逆你出兵聯盟的命令!」
  
新任戰帥身邊的瑪加薩正非常陰險地挑撥著兩大首領之間的感情。
  
 
「那可惡的老東西!他居然膽敢向我提出決鬥的要求!」
  
用力地撕碎了那張科多獸皮挑戰書,剛愎自用的獸人戰士眼睛燃燒著熊熊地怒火。
  
「戰帥大人!為了部落的和平!還是請您不要和凱恩大人計較了!」
 
這時候,站在宮殿一旁的蓋瑞誠懇地獻上了自己的建言。 
  
「你這傢伙!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的!如果不肯幫助我,那就滾回雷霆崖去!」
  
絲毫不知道客氣的卡爾洛斯,把獸皮碎片扔到了跪在面前的牛頭人臉上。
  
 
「屬下對大人您誓死效忠!」
 
就算尊嚴遭到了侮辱,那位戰士仍然不會做出任何魯莽的行為。 
  
「那就好!你去幫我告訴那頭老牛,決鬥的日期就選在明天早上!」
  
興奮地拍著椅子握把的暗紅皮膚獸人,恨不得立刻就除去那個眼中釘、肉中刺。 
  
「遵命!」
 
無能為力的蓋瑞的眼角掃過了瑪加薩那女人邪惡的微笑 
 
作為奧格瑪使臣的鐵蹄勇士直奔雷霆崖,去會見那位雖然年邁卻依舊健壯的領袖。
  
「是嗎?就是明天是吧…」
  
嘆了一口氣之後,凱恩拍了拍眼前同族戰士寬厚的背脊,示意要他站起身來。 
  
「請您明天不要去參加那場決鬥!」
  
但是,蓋瑞卻依然跪地苦苦祈求著。
 
 
「你覺得我贏不了那個毛頭小子嗎?」
  
既使說著犀利的言語,但是,那位老邁牛頭人的態度卻依然非常溫和。 
  
「不!只是在下覺得這場決鬥背後似乎有甚麼陰謀。」
 
瑪加薩的笑容仍然困擾著這位戰士的頭腦,
  
他野性的直覺正在告訴自己一個危機將臨的訊息。
 
「我也知道事情並不單純,但是…我不能放任卡爾洛斯胡作非為!
 
握緊了手上的巨大的符文之矛,這位長者的戰鬥意志十分地堅決。
 
「凱恩大人…」
 
不知為何蓋瑞的眼眶微微泛著淚光。
 
「蓋瑞…如果我明天真的慘遭不測的話,
我希望你可以依照當初我送你去奧格瑪的時候,所交代你的計劃去執行…」
 
老牛頭人的眼神相當地慈祥,可是,究竟他曾經囑咐過一些什麼呢?
 
「是…」
 
一向堅強的勇士這時卻已經泣不成聲。 
 
無情的時間來到了隔天上午,在奧格瑪決鬥場─『勇士之環』
 
已經擠滿了成千上萬的圍觀民眾,他們都準備要見識這一場世紀大對決。
 
「大人,您的武器!」
 
卡爾洛斯伸手接過了站在一旁的瑪加薩遞給他的武器,卻不知道上面已經被人動過了手腳。 
 
「凱恩!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魯莽的獸人當然馬上就衝了上去。
 
「年輕氣盛!有勇但無謀!」
 
老戰士輕易地擋下了那顯而易見的單調攻擊,然後再巧妙地用手上的巨矛反擊回去。 
 
「嗚…可惡!
 
被狠狠給打中腹部的大酋長,隨即想要再次的揮動武器。
 
「你太衝動了!」
 
毫無準頭的砍劈理所當然地被凱恩低頭閃過,然後再補上一記重擊。 
 
卡爾洛斯完全地落居於下風,他根本敵不過那長年累積的經驗與智慧,
 
完完全全地被老牛頭人給壓制住了。 
 
「這樣就結束了…」
 
正當他要給予這個獸人戰帥致命一擊之際,卻有一個意想不到的聲音傳進了耳朵裡。 
 
「千萬不能殺死卡爾洛斯啊!」
 
蓋瑞站在看台的最前方非常大聲地呼喊著。 
 
「蓋瑞…」
 
沒想到,這一段話居然使得凱恩猶豫了片刻,在高手的對決之中,任何一點不專心都是非常致命的。 
 
「喝啊!」
 
強弩之末的現任大酋長拼命使出了一次斬擊,稍稍地劃傷了牛頭人的胸口。 
 
「嗚…」本來應該細小到不足掛齒的傷口,卻使得那位偉大的英雄跪倒在地,痛苦地不斷喘氣著。 
 
「你這老鬼終於精疲力盡了吧!」
 
絲毫不知道自己斧頭上已經餵了劇毒的卡爾洛斯,狠狠地斬殺了那個已經無力反抗的年邁戰士。
 
「當時要不是你出聲攪局,我父親應該要贏得勝利才對!」
 
聽到這裡,貝恩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指著蓋瑞大吼大叫著。
 
「……」
 
自責的蓋瑞只能夠別開了視線。
 
「唉…其實在他的心中,藏著遠比你還要痛苦的悔恨啊…」
 
索爾十分悲傷地看著這兩人的互動。
 
「索爾大人…您別再說了…」
 
眼看他彷彿要講出一些甚麼,蓋瑞連忙上前去阻止。 
 
「夠了…貝恩…蓋瑞他其實是你的弟弟啊…」
 
前任大酋長說出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
 
「甚麼?不可能!」
 
一直以為自己是血蹄家族現存最後命脈的他,怎麼能接受這個突然跑出來的手足呢? 
 
「當年…因為鑒於恐怖圖騰的隱藏勢力,凱恩擔心有一天他們會伺機奪權,
如果他和貝恩都遭到謀害的話,牛頭人將會陷入群龍無首的危機,
所以,他將自己的私生子給祕密地交給一個普通德魯伊家庭扶養。
 
索爾開始提起了那一段塵封已久的往事。
 
「也許終究是血蹄家族的遺傳吧!蓋瑞長大後也成為了一個強大的戰士,
凱恩知道不能再把他留在雷霆崖,因為那會使得瑪加薩那女人察覺到蛛絲馬跡,
於是把他給送到了奧格瑪來。
 
偉大的薩滿欣慰地看著已經長成強壯勇士的蓋瑞。
 
「凱恩大人…不…父親他在我離開之前告訴了我自己的身世,
以及如果有一天他和貝恩都遇害了的話,要我一定要回來統領牛頭人部族…
 
低頭感傷的牛頭人戰士也回想起了自己離開故鄉那一天的情形。
 
「不!我不能接受!就是他害死了父親!現在又說他是我弟弟!我不相信!」
 
受不了衝擊性事實而太過激動的貝恩,轉頭帶著部隊離開了達納蘇斯。
 
「貝恩!唉…」
 
來不及阻止他的索爾也只能夠搖頭嘆息。 
 
「算了…當我親眼目睹父親因我而死的那一刻起,
我就已經決定自己今後永不踏上故鄉雷霆崖一步了。
 
悲痛的鐵蹄勇士默默地走向了已成了廢墟的港口邊。 
 
「蓋瑞哥!」
 
雪莉看到心儀男子如此沮喪,正想過去安慰他的時候… 
 
「讓瑞一個人靜靜吧…」
 
艾塔卻拉住了她的手腕,輕輕地搖了搖那俏麗的下巴。 
 
「同…感…」
 
露卡也以過來人的心情如此說著,畢竟說到了命運坎坷,她可是艾澤拉斯第一把交椅啊。 
 
「順便讓咱們來討論一下,妳又是哪一路的狐狸精啊?」
 
血精靈公主話鋒一轉,凶巴巴地瞪著那個身旁那位死亡騎士。 
 
「我…是…蓋瑞…的…妻子…妳們…又是…誰?」
 
德萊尼少女非常鎮定地說出了自己的身分。
 
「真不巧,咱也是那隻傻牛的拙荊。」
 
打翻了醋罈子的艾塔,這下子看來是一步也不肯退讓了。
 
「那人家…到底算什麼啊!」
 
夾在中間的雪莉只覺得是一頭霧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