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d678c87392.gif
 
米奈希爾王子的終末!
 
 
f68033b8b885.gif  
 
雖然蓋瑞受命要保護普勞德摩爾女士,
 
但是身為部落士兵的他想接近這位人類大法師又是談何容易的呢。
 
「看來她並不需要我的保護呢?」
 
看著簇擁在那位美麗女子旁邊的聯盟士兵們,
 
而且以她那一身強大的魔力和高超的是施法技巧,
 
牛頭人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的對手。
 
但是隨著部隊越攀越高,在天譴軍團爪牙的攻擊之下,
 
拚死奮戰的許多的勇士們都紛紛地倒了下去,
 
珍娜的隨身護衛也只剩下了兩位忠心的塞拉摩騎士。
 
然後,討伐軍就即將到達巫妖王所在的塔頂了。
 
「降臨在吾之頂端,翱翔天際的飛龍!化為煉獄的業火,籠罩汝之身軀吧!龍之吐息!」
 
珍娜使出了極其巨大的火焰法術,將阻擋在自己面前的藍龍王后『辛德拉苟莎』給轟倒在地。
 
「呼…」
 
長時間的戰鬥嚴重地消磨這位比較擅長靜態活動的女性法師,
 
而且即將遇上舊情人『阿薩斯』的壓力也讓她感到十分的不愉快。
 
於是,她忽略了那個在自己背後散發的冰冷殺氣。
 
「嗚!」「哇啊!」
 
兩隻神準無比的箭矢射穿了普勞德摩爾女士身邊騎士的胸膛。
 
「是誰?」
 
總算驚覺過來的女法師,回頭正想詠唱魔法反擊的時候…
 
「呀!」
 
但是,她那細瘦的肩膀卻慘遭那位偷襲刺客給狠狠地一箭射中。
 
「這下子妳終於落單了吧…我該怎麼料理妳呢,普勞德摩爾女士?」
 
那個放冷箭的人物竟然就是黑暗女士『希瓦娜絲‧風行者』
 
她和手下的不死族士兵們似乎已經埋伏已久了。
 
「妳為何要暗算我?聯軍的敵人應該是天譴軍團才對。」
 
痛苦地按著傷口的珍娜無法理解為何會受到這位女遊騎兵的攻擊。
 
「呵呵…我痛恨極了所有跟那個可惡王子有關的事物,
而且在這個地方把妳給解決了,也正好可以嫁禍給那群已經是強弩之末的天譴怪物們。」
 
被阿薩斯給變成這副鬼德性的仇恨,
 
讓這位心術不正的不死族精靈竟遷怒到了這位他的『前任女友』身上來了。
 
「您不覺得自己應該找個身材比較相同的對手嗎?」
 
在這個危急的時候,一個低沉渾厚的男性聲音響了起來。
 
「蓋瑞!你這傢伙少來礙事!」
 
憤怒的希瓦娜絲駛了一個眼色,
 
那幾十名她的親衛隊士兵就衝上前去要將那個牛頭人大卸八塊。
 
可是,那位自負的女王卻完全地小覷了那個戰士。
 
才不過十招的工夫,那些自以為是菁英的不死族勇士們就全都躺在地板上面『看星星』去了
 
「你為何要處處和我作對呢!」
 
舉起手中的精靈神弓,黑暗女士已經隨時準備好要射殺這個實在是非常惹她生氣的男人。
 
「集聚在吾之前方,寒冷冰凍的大氣!化為雪白的吐息,吹折汝之雙翼吧!極度冰凍!」
 
可惜的是她竟然忘了還在自己身邊那位極度厲害的法師。
 
「可惡…妳這個賤…」
 
話還沒說完,那位女王的身體就遭到魔法給徹底地冰凍了。
 
「女士,您的傷勢還好嗎?」
 
確認那位女首領已經無法再次使壞之後,
 
蓋瑞走向了那個他一路上都一直秘密保護著的目標。
 
「你…會說…人類的語言?你到底…想要做怎麼?」
 
女法師驚訝地看著這個意想不到的高大救星,因為她並不認識這個來路不明的男人。
 
「您別害怕,是索爾大人命令我暗中保護您的安全的。」
 
牛頭人伸出了巨大的手掌,示意要去攙扶那位已經受了不輕傷勢的人類女性。
 
「是嗎?那可真是太好了…」
 
聽到了好朋友的名號,珍娜安心地舉起了自己纖弱的手臂,
 
以便那個高大的戰士能夠把她半拉半抬地站起身來。
 
「那…我們也該去增援銀白之手騎士團了。」
 
並不在乎肩膀上的那道傷口,她只想盡快前往巫妖王所在的高塔頂端,
 
有提里奧領主領導的聖騎士們應該正在那裡浴血奮戰著。
 
「女士,您還是先養好箭傷吧,我會盡力去協助弗丁大人的。」
 
攔住了還想逞強的女法師,蓋瑞自告奮勇地投身那座險惡的戰場。
 
「可是…嗚…」
 
剛想出言反駁的珍娜卻因為失血過多,而一時頭暈目眩地蹲了下來。
 
「放心吧!我一定會打倒阿薩斯的!」
 
扶著普勞德摩爾女士靠牆坐好之後,牛頭人便轉身走向了寒冰王座的方向。
 
「不!我並不是為了要殺死他…才大老遠來到這裡的…」
 
既使到了現在,
 
那個純情的女子仍舊天真地相信米奈希爾王子心中還留有一絲的良善,而自己也許能夠從惡夢之中喚醒他。 
 
當蓋瑞來到了狂風大作的塔頂時,映入他眼簾之中的卻是一幅十分駭人的景象。
 
「這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橫躺滿地的聖騎士屍首,他簡直不敢相信那些就是大名鼎鼎的銀白之手騎士團的成員們。
 
「愚蠢的東西!看吧!這就是膽敢冒犯本王的下場!」
 
悠閒地端坐在寶座上的巫妖王,他的臉上浮現著一抹輕視的微笑。
 
「弗丁大人呢?你把他給怎麼了?」
 
憤慨不已的英勇戰士激動地追問他那位『忘年之交』的安危於否。
 
「哈哈…那老頭不就在這裡嘛!」
 
阿薩斯指著自己旁邊那個足足有一個人高的巨大冰塊。
 
「殺了你這個渾蛋!」
 
看到就連傳說中的偉大聖騎士都不幸遇害,
 
蓋瑞隱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一個箭步就衝鋒上前去了。
 
「就憑著你這個廢物!滾開!」
 
天譴軍領袖舉起的右手釋放了強烈的閃電,打算要把那個不知好歹的傢伙燒一塊焦炭。
 
可是,那個身經百戰的戰士又豈會是個省油的燈呢。
 
漂亮地屈身翻滾之後,牛頭人硬是用盾牌隔開了那一記非常致命的攻擊,
 
但是也使得自己的左手臂一下子整個麻痺不堪。
 
「只要我還有一隻右手就夠了!」
 
知道如果不付出一點代價,是無法靠近巫妖王的,蓋瑞掄起了右手的長劍砍向了那個大魔頭。
 
「喀嚓!」這個瞬間,一聲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原來阿薩斯早已舉起了手上的魔兵─『霜之哀傷』來格擋那記孤注一擲的反擊,
 
而牛頭人那把已經十分精良的劍刃居然當場就慘遭震成兩段。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趁勝追擊的巫妖王打算就這樣子一劍刺死這個無禮的傻瓜。
 
但是,蓋瑞居然不閃不躲地讓那把邪惡符文劍刺穿了自己的腹部。
 
「咳…我還沒有輸呢…」
 
嘴裡吐出了好幾口鮮血,
 
搖搖欲墜的戰士竟然再次用兩隻手掌抓住了霜之哀傷鋒利的兇刃,好讓阿薩斯從他身體裡無法把劍拔出來。
 
「呵呵…你是個厲害的角色,本王大發慈悲讓你選擇吧!
你是要痛苦地被本王殺死,然後讓本王把你變成死亡騎士的一員,
還是現在馬上投降歸順本王,本王可以答應你,今後你將不會再感受到任何的疼痛。」
 
似乎非常欣賞牛頭人那不怕死的拚勁,天譴軍首領居然興起了要將他收為己用的念頭。
 
「我兩個都不會選的!吃我一記『野牛式頭!」
 
沒想到那個頑固的戰士大吼一聲之後,
 
使用他那顆巨大牛頭重重地撞擊了那個還得意洋洋的巫妖王。
 
「嗚…你這可惡的傢伙!」
 
莫名其妙地遭到痛擊的阿薩斯,一時之間感到一陣頭昏眼花。
 
「喝啊!」
 
就是這樣一瞬間的精神不濟,讓遭到邪惡法術禁錮的老弗丁有機會能夠掙脫出來,
 
而且還舉起了手上的終極神劍─『灰燼使者』狠狠地劈了下去。
 
「吭!」
 
沒想到提里奧領主所瞄準的不是巫妖王的首級,
 
竟然是那把無惡不作的驚世魔劍,而他也順利地將那東西砍成了兩截。
 
「不!」
 
失去武器的米奈希爾王子悲痛地大喊著,
 
而那些葬身於他手下的冤魂都紛紛地從斷刃之中飄散出來,想要向殘忍地殺害自己的兇手來索命。
 
「去死吧!野牛式金臂勾!」
 
使出了全身最後一點力氣,蓋瑞奮力地揮動強壯的右臂把那個大魔頭給打翻了一圈,
 
就連象徵巫妖王的頭盔也離開的主人的頭顱,滾落在了冰涼的地面上。
 
「嗚…我…」
 
但是,阿薩斯並沒有因此而死去,好像還依舊留有一氣尚存。
 
「這個頑強的傢伙…」
 
正當老弗丁打算再補上最後一擊的時候…
 
「請等一下!」
 
王座旁邊居然傳來了一聲淒厲地女性喊叫。
 
「普勞德摩爾女士?」
 
身受重傷而癱坐在地的牛頭人看到了一個滿臉淚光的人類女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兔兔 的頭像
兔兔

WOW

兔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